当前位置:首页 > 耽美短篇 > 性感娃娃,在线追妻

性感娃娃,在线追妻

整理:腐书网 作者:竹深 发布时间:2019-07-15

简介:文案:
一觉醒来发现自家男神变成枕边娃娃
路栖:你究竟做了些什么?!
原图:我不是,我没有,委屈,我这么可爱你居然还凶我。
点击本文即可收看性感原图在线追妻。

   ☆、第 1 章

 
  第一章
  清晨的第一缕阳光从窗子照进屋里时,躺在床上的原图悠悠的醒了过来。而当他睁开眼睛时,眼前的景象让原本还有些迷糊的他瞬间清醒了过来。这里不是他的房间。
  这里太大了,大的有些让人心慌,给人一种自己变小了的感觉。
  原图想要坐起来看看他如今所处的地方。但是,他动不了,甚至连眨眨眼睛也做不到。他试着发出声音,果然,不行。接着,他听到了一个声音。
  “嗯-------”
  这个声音……有些像路栖。
  路栖,是他的邻居,也是他喜欢了两年的人。或者,准确的说,是他暗恋了两年的人。虽说,他们之间关系就并不亲密,一直都是见面会打个招呼,然后在没话说的那种,但,原图一直还算满意这种关系。而现在,他甚至都不知道路栖还记不记得他。
  原图至今还记得第一次见到路栖的场景。
  那时,路栖刚刚搬过来,而刚好,原图这一天因为花店没什么事就提前回家了。
  回到小区,刚出电梯,就看到一个穿着简单,却令人很舒服的男人站在他家对面,正和搬家公司的人一起搬着东西。
  可能因为太累的原因,他时不时的就停下来歇一歇,原图看着他弯下腰微微喘着气的样子,不觉得就那样看的入了神。
  而那一边,因为一直在忙,也没有注意到这边,就这样,原图一直看着那个青年忙活。
  原图第一次发现自己的视力是那么好,离得这样远,却依旧可以清晰地看见青年雪白的脸上因为劳动的原因而染上的那一抹薄红,看见他额上的汗珠顺着脸颊沿着细长的脖子一路下滑,直到滑入看不见的衣领下的肌肤。
  就这样一直看到搬家的人走,直到青年终于发现了他,原图这才匆匆向青年点头示意,走向青年对面的那一扇房门。
  回到家的原图对自己刚才的行为感到非常的震惊,虽说青年的长相非常的秀美,但他也并不是一个热爱美色的人。
  再者说,他见过的长得好看的人也不少,尤其他的朋友就是一个长相十分出众的人,刚才的青年好看,却也比不上朋友。按理说,他是不会被这样一个人吸引的,而且还会这样的失态。可这个青年就这样轻而易举的吸引了他的全部注意。
  就仿佛对他有着天然的吸引力一般。
  此时的他还并不知道未来他们会有着分不开的交集。
  在去年时,他因为家里的一些事情,回了家,一直到前段时间他才回来。
  原本就不并不亲密的关系,时隔一年,他并不知道路栖会不会忘记他。
  突然,一只大手伸了过来。那双手,有些温热,紧紧地包裹着他的身体,他的心不免跳的快了些。
  “儿砸,早上好啊!”
  欢快的声音传入原图的耳中,这个声音,一定是路栖,虽然有些甜,与他平常说话的声音有些不一样,但熟悉他的原图又怎么会认不出来。但陷入回忆的他并没有注意到路栖此时对他的称呼。
  离开的这一年里,他没有一天是不想着路栖的,每一天,他都将他们不多的相处在脑海里一遍遍的回放,他的音容笑貌都深深地刻在他的脑海里,从没忘记过。
  “崽崽,你怎么这么可爱啊!爸爸真是太爱你了!”
  原图现在被路栖的双手举了起来,他看着下面的路栖心想:崽崽?说我吗,呵,真是不知道我现在是什么身份,让那样冷淡的你会露出这样的一面。
  路栖看着手中j-i,ng致的BJD娃娃,修长的剑眉,深邃的眼眶里嵌着灰色的眼珠,还有着长而卷翘的睫毛,挺拔的鼻子下是有着浅樱色的薄唇,唇微微向下抿着,使得整个面容显得严肃而禁欲。
  娃娃身上穿着的衣服是一套军装,使得整个娃更显得挺拔,帅气。
  路栖怔怔的望着娃,思绪不知飘向了哪里。
  原图看着路栖的神色,心情很不好,路栖这个表情他很熟悉,每次他想路栖的表情就是这个样子的。他不知道路栖想起了谁,这让他感到很不舒服,他不希望路栖的脑海里想其他的人。如果可以,他希望,路栖只看得到他一个人,只想着他一个人。但他也知道,这是不可能的。
  这种情绪一直持续到路栖画完一张素描彻底爆发了。
  他看到路栖画完一张画,然后非常珍惜的收了起来,由于离得较远,原图看不清路栖究竟画了什么,只是隐约看到像是一张人物画。
  画的是谁?是他喜欢的人吗?原图越想越生气,也越想越无奈,自己对于他来说一直都只是一个平常的邻居而已啊,而且还是个一年没见过的邻居。自己又有什么立场去生气呢?要怪也只能怪自己太过懦弱,没有勇气去向他表达心意啊!
  原图在心底无奈的苦笑着,如果路栖现在回头看他一眼的话,就会发现,那个j-i,ng致的娃娃的眼睛里满是无奈和悲伤。只是,很可惜,他没有。甚至连原图自己都没有注意到。
  这边,路栖把手中的画仔仔细细地把画上本就不存在的细纹一点点捋平,确保他一点细纹,一点灰尘都没有后才将他放入了手边的箱子里,然后又郑重地上了锁。
  回头一望,正好就看到他家可爱的娃在他的桌子上坐着,虽然莫名感觉好像他周围的氛围有些不对劲,却也没放在心上,一个娃而已,能有什么奇怪的。
  路栖越看娃越觉得喜欢,忍不住拿到手中亲了一下,这一亲,可把原图吓坏了,惊吓过后就是止不住的狂喜,虽然亲的是个娃,但现在也是他啊!
  路栖可不知道手中娃的想法,拿着娃就走到了客厅,在手中把玩了一阵后,觉得时间也差不多了,也该做饭了。
  路栖是个自由职业者,平时就接一些画稿,画一些c-h-a画,或者给一些杂志啊书啊画图。在圈里也算是有名。偶尔还会在微博什么的上面画一些同人画,因为画的好,画的快的原因,一直是大神级别的。
  如果没接稿的话,一般原图都是很清闲的,他一个人住,父母都在老家。平时基本上就是浇浇花,看看书,过得很闲适,一直以来都被很多人所羡慕。
  路栖其实是很舍不得放下娃的,这个娃娃是昨天洛清逸送给他的,现在还没过了贪新鲜的时候,自然是想要每时每刻都想看着。
  但因为要做饭的原因,路栖还是准备将他放下了。因为最近新接了一些稿子,由于比较复杂,正好甲方又和他在一个城市,于是下午就准备见面谈。
  所以路栖想了想,觉得还是准备吧原图这个娃放回原来的地方。
  路栖小心的将原图拿了起来,走向了书房的一面墙。嘴里还有些闲不住的说:“崽啊,不是爸爸不爱你了,爸爸下午还有事,明天在陪你玩啊。”
  “你是爸爸最爱的娃了,从今以后,爸爸后宫佳丽三千,一定只宠你一……”
  人字还未说完,路栖就突然停了下来。
  原图听见只宠一人,也有些高兴,突然见路栖停了下来,有些好奇,便抬起头去看他,本来抬头只是个习惯动作,却没想到,还真让他抬了起来。原图有些惊喜,想要和路栖说话,结果还是不能说话。
  原图有些失落,只是从他的脸上并看不出什么。
  当然,路栖并没有注意到他手中的娃娃正抬起头看着他。
  “果然,我还是雨露均沾好了。”路栖现在的眼中只有摆在正中的那个娃娃。
  原图顺着他的视线努力转过头去看。只见有整整大半面墙的柜子里,摆放着两只手都数不过来的娃娃。每一个都非常的j-i,ng美。
  有长着鹿角、穿着汉服、仙气满满的少女,有半垂着眼睛、正吹着笛子的翩翩公子,还有拿着长剑的江湖侠客。各式各样,让人眼花缭乱。
  当然,其中最为出色的还要说摆在正中的那一个,他带着冕旒、黑色长袍上绣着一条栩栩如生的红色的龙。微眯的眼睛里流露出一种睥睨天下的霸气。只是站在那,就自成一种风流。
  最最出色的就是他的五官了,可以称得上是美如冠玉,一看就知道创造他的人花了很大的心思。
  这是一个非常出色的娃娃,这是原图不得不承认的,而这个认知让他很不高兴,因为路栖就是看着说出要雨露均沾这句话的。
  我以为我是你唯一的娃,结果呢,你不仅有很多的娃,还有一个特别偏爱的!这就是原图现在的想法了。
  不管原图怎么想,路栖是不知道的,他正看着娃们发愁,不知道该把手中的原图放到哪,
  最好的娃已经给了他最喜欢的娃,其他的也已经被占用了,如果要给他个较好的位置,肯定是要全部动一番的。
  路栖考虑了片刻,最后把原图放在了最下面,这个位置因为太靠下,一直没有放任何的东西。
  我就知道,我不是你最喜欢的娃。
  原图现在已经完全接受自己是个娃的事实了,且已经无师自通的学会了吃娃娃的醋。
  原图有个专门卖娃娃的朋友,那个朋友做这个也很厉害,刚开始出于好奇,原图也跟他学了怎么制作,然后就一发不可收拾的喜欢上了娃娃。
  柜子里有些是他自己买的,有些是朋友送的,还有些就是路栖自己做的了。比如,那个摆在正中的那个就是他花费了三四个月才做好的。花了他很长的时间和j-i,ng力。
  原图把娃娃放好,关上门就走了,并不知道他刚关上门柜子里就出现了一些声音。
作者有话要说:  如果有什么建议希望大家评论告诉我,有什么不好的地方我一定会改正,新人写文,请见谅!
 
  ☆、第二章
 
  第二章
  路栖刚走出房间,原图就听见一个细细的声音说:“又新来一个人吗?感觉主人好像不喜欢他啊?”
  “是啊,那个位置还差的。”
  这时那个鹿角少女说:“你们有没有发现,他和主人喜欢的人长的一样哎!”
  “对啊,主人一定是把他当做替身了,真是可怜。”这是吹笛子的少年,声音中带着点幸灾乐祸。
  “哎,新来的,你怎么不说话啊?”
  原图一边听着他们的话,一边在心里思考,他们说自己和路栖喜欢的人长的一样,但是他现在也不知道自己长什么样,而且,这群娃娃是怎么知道的。
  “你们怎么知道我和路栖喜欢的人长的一样?你们见过那个人吗?”原图本能的问出了声,出了口才惊觉自己可以说话了。
  “当然没见过,主人很少带人回家的。”鹿角少女说。
  “那你怎么知道他喜欢的人就长我这个样子?”原图问道。
  “主人经常会画那个人的画像的,全部都放在一个箱子里,特别仔细的,一看就是他喜欢的人。”
  娃娃们都比较单纯,问什么就回答什么不一会儿,原图不仅问出了开箱子的钥匙在哪,还知道了路栖下午会出门一趟。
  娃娃们的话似乎特别多,一直叽叽喳喳的吵得原图有些烦。好不容易挨到了下午。
  路栖一走,他就试着去找那个箱子,这时,他突然有些感谢路栖将他放在最底层了,因为是底层,所以他很容易就可以跳下柜子。
  现在唯一需要的就是想办法把柜子打开了,不过还好,路栖家的柜子是镂空的,他可以从那些小缝隙里钻过去。
  原图小心翼翼的钻过去,心里有些好笑,自己居然沦落到要钻柜子的地步。这要是让他那些朋友见到了,不知道要怎么嘲笑他呢。
  钻过柜子,原图按着那些娃娃说的箱子的大概位置找过去。不得不说,变成娃娃后,真的做什么事情都不方便啊。开柜子门,要靠钻,现在只是去找个箱子,就累的不行。
  因为娃娃实在太小,对于娃娃来说,屋子实在是太大了。原图感觉自己好像走了有几公里那么长,终于找到了娃娃们说的那个地方。
  只是据说这个箱子放在桌子上啊,他难道飞上去吗?
  原图望着堪比十几层楼高的桌子陷入了沉思。上天注定不让他见到路栖喜欢的人啊!
  突然,原图想到娃娃们说自己和路栖喜欢的人长的一样。自己真是傻了,看什么箱子里的画像啊,看自己不就行了!
  原图有战意满满的准备去有镜子的地方。一般卫生间有镜子啊,原图开始向卫生间出发。
  过了不知多少时间,原图终于看到前方的卫生间了。
  然而就在这时,突然听到后方传出了声音。是路栖,他回来了。
  原图好像看到近在眼前的镜子就这样慢慢的离他越飞越远。
  然而现在最重要的是路栖回来了,自己还在卫生间门口,原图,思绪翻涌,却始终未想到该怎么办。
  路栖谈完合同,想着自己家里那个刚拿到手没几天的娃,有些急切的回了家。
  结果,回了家,没走几步,就看见那个他捧在心尖尖上的娃正站在卫生间门口望着他家卫生间的门。
  谁能告诉他发生了什么,他就是去签了个合同而已,怎么一会到家,他家娃就自己跳下了柜子,还自己打开了柜子门,还走了这么远的路,就为了看他家卫生间?
  不是说建国后不许成j-i,ng吗,所以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他家娃娃会动啊!
  路栖忽视心中如被雷劈了的感觉,走上前,把地上的娃娃拿了起来。
  走到沙发前,把他放在了茶几上。
  深吸了一口气,故作镇定地问道:“你会说话吗?”
  原图点了点头,点完,就一直盯着路栖的脸看,想从他的脸上看出点什么。
  只是很可惜,路栖虽然自己在家的时候是一副傻白甜的样子,但在人面前还是非常有欺骗感的,这时候,他虽然心里各种奇奇怪怪的想法都有十分忐忑,但脸上还是装的十分一本正经且冷静的。所以原图看了半天,什么也没看出来。
  “.嗯,那好,现在我问你答。”
  “你是谁?你是娃娃成了j-i,ng,还是因为什么原因才会说话?”路栖心里非常好奇为什么他家娃会说话。
  “我叫原图,嗯,是你的邻居。”原图一点一点的说,边说边看路栖的脸色,想知道他还记不记得自己。
  “我今天一早就发现自己变成了这副样子,不过那时我还说不了话,没办法告诉你。”
  这边路栖听见他说自己是原图时心里就沸腾起来了,听完他说后,又想起他今天早上说的话,做的事。满是生无可恋,他早上叫原图儿子,还亲了他!还露出那样的表情!
  要是早知道他是原图,他早上一定在原图变成现在这样之前,就把自己收拾好,然后给他上演一副美男子初醒图好吗!一定把自己最完美的一面给他看好吗!
  路栖想着脸上那永远云淡风轻的表情终于第一次在外人面前开始有了崩塌。
  原图一直在看着他,将他脸上的表情变动全部都收入眼底,只是看他脸上那说不好的表情,实在是猜不出他到底记不记得自己。
  见他没有在说话,原图渐渐的认为路栖是真的不记得他。
  然而事实是什么,路栖怎么可能会记不得原图!原图是谁?那可是他二十多年来唯一喜欢的人啊,虽然是暗恋。
  但是!自己喜欢的人怎么可能会忘!
  这一年来,他真的每一天都会想起原图,说他会忘,先问问他满满一箱子的画像答不答应。还有,眼前这个娃娃答不答应,指的当然是娃娃本体,而不是原图。
  其实,路栖经过了了这一年,还以为会一辈子都再见不到他了,这一年,他家对面的门从未打开过。
  路栖在他走了之后,还特意去问了问原图那个开花店的朋友。当然,按照他的个性,是假装去买花,然后不经意的提起的。
  然后他就从那个人的口中得知了原图要回家订婚的消息,他原本还不信,后来他就想到了那个在原图身边看到的女人。觉得果然,之前他没有,猜错,那个女人真的是原图女朋友。现在又是未婚妻了。
  那段时间,他还伤心了好一阵子。还专门画了幅画纪念自己逝去的爱情。
  路栖心里想着,就忘了问原图是怎么打开的柜子,为什么要站在他家卫生间门口。
  原图看他不问自己出柜子和去卫生间的事也开心,自己的面子算是保住了啊!
  一直到夜晚,路栖和原图都没有说过几句话,各有各的尴尬,有着不想让对方知道的事
  于是他们度过了一个尴尬而不失礼貌的一天。
  次日,路栖因为昨天早上的原因,深深记住了这个教训,一大早就爬了起来。
  但事实上,他怎样原图时见不到的,知道了娃娃是原图后,他就不好意思和娃娃睡一起了。昨天晚上,原图是在客房睡得。虽然原图现在是个娃娃,但他本质上还是个人啊。
  而原图也早早的起了,变成娃娃后,他就不怎么想睡了。他一直在思考着他和路栖的事。
  当然还有最重要的一点,他力气太小,掀不开盖在身上的被子啊,昨天路栖把他放在床上,盖上被子后,就匆忙跑了,完全没听到他嫌被子重,不想盖的声音。
  路栖起床后,就一直想着,睡在客房的原图,想去看他又不敢。犹豫了好长时间,才决定过去看看。
  他敲了敲门,说了声,醒了吗,就一直注意听着屋里的动静,结果什么都没听到,不知道能不能进。
  其实,原图时回应他了的,只是声音太小,外面实在听不到。
  只是,两人都不知道,于是一个人在外犹豫着该不该进,一个期望着赶快进来,把他身上的被子去了。
  过了片刻,路栖,终于想好,打开了门。
  走到原图面前,刚把他抱起来。就听见原图说:“其实你可以不给我盖被子的,我现在太小了,被子太重。”
  “嗯,不好意思啊,我不知道。”路栖听他说被子重,也不知道会不会被被子压的难受,顿时有些愧疚。
  “没关系的,是我没跟你说。”原图。
  路栖吃完早饭,给阳台的花浇了浇水,就开始自己的每日练习了。
  如果没什么稿子要画的话,他每天都会练习画一张画,来确保自己不会退步。
  路栖刚准备好,又担心原图会无聊,就给他打开了电视机,问他:看什么电视节目。
  “你是要画画吗,如果,方便的话,我可以在一旁看着吗?”
  路栖听闻又把原图放在他画画的桌子旁,还贴心的找了个比较好的视角。
  “你是要画什么?”原图等他开始要画的时候问了句。
  “就一个小练习,练习练习人物画。”
  原图听他说完心想:很好,勤奋自律,又一个优点。
  路栖可不知道他在想什么,刚开始画时,因为原图在身边,还有些紧张,渐渐的,就渐入佳境,有些忘记了身边还有原图。
  原图看着眼前这个人,都说认真的人最好看,果然没错,不知道是不是阳光的原因,路栖整个人仿佛都闪闪发光,如玉的脸庞很是好看。
  就这样,路栖画着画,原图看着画画的人。时间不知过去了多久,路栖终于完成了这副画。
  画完的路栖看着眼前的这幅画,莫名的感觉这人好像有些像原图。不由得有些心虚。
  抬眼望了望原图,发现原图正嘴角带笑的盯着他看。
  突然的,路栖的心就跳快了几分。
  
 
  ☆、第三章
 
  第三章
  虽然,原图是面无表情的,但从他带笑的眸子就可以看出现在他的心情很好。这让路栖有些羞愤,笑什么啊,我又没画你,只是刚好和你长得有点像而已,而且就只有一点点像!
  原图其实并没有注意到路栖画的画像他,他只是看着路栖觉得很开心罢了。
  等他看到路栖有些害羞的表情时,还有些不明所以。接着看到画,眼里的笑意更浓了。
  这是偷偷画他所以害羞了?
  路栖看他笑得更开心了,更加害羞,但故作淡定的把纸张,画笔,颜料什么的一一收起,不愿去看原图一眼。
  原图也不去逗他,装作什么也没看到的样子,对他说:“我们以前是见过的,前两年我一直住在对面,你还记得吗?”
  原图说这句话时,其实心里一直有些紧张,万一他还记得自己呢?
  “记得啊……只是去年好像就一直没有见过了。”路栖见他问自己还记不记得他,心里突的跳快了一下,接着有小心翼翼的说。想知道这一年他是不是真的回家订婚了。
  “去年有一些事情,就回了家,现在事情办完了,就回来了。”见他记得,原图有些开心,但他实在不好对他说,他回家是跟人家解除婚约什么的,就索性说有些事情。
  果然……他一定是回家订婚了。路栖皱了皱眉,原先的那些好心情一下子就没了。
  以后,还是要和他保持些距离啊,要不然控制不住自己的感情怎么办,我可不想做c-h-a足别人婚姻的人。
  “这样吗?我先把东西放好,你等我一下。”路栖收拾好情绪,把原本已收好的画,又拿出来,放进一个箱子里。
  这是最后一张了,以后一定要控制好自己,不能在喜欢他了。这次是真的失恋了啊!
  想着,就把箱子重新锁起来,就好像把自己的那满心爱恋一同锁进了箱子里。
  原图见他慢条斯理的将那张画着自己的画锁进了箱子里,心想:这就是娃娃们说的那个箱子了吧,他将自己的画像放进去,那是不是说明里面的画全是自己,他喜欢的那个人也是自己?
  现在他的心里已经有了些激动,但他并没有亲眼看过里面的画像,还不能完全确定,只要他看到这个娃娃的样子就可以真正确定了。
  而路栖并不知道他的想法,他现在正满心沉浸在他失恋的情感里。
  也完全忘记了娃娃和原图长的是一样的,只要原图看到他的样子就能够知道自己暗恋他了。
  毕竟是没有人会把一个没什么交集的邻居的样子做成娃娃的样子,收藏着。并且,这件事情他本身就给人一种非常奇怪的感觉,好像有些变态的样子。
  “你是不是很喜欢娃娃?”路栖刚锁上箱子,就听到原图这样说。
  “你为什么会这么问?”路栖其实有些好奇,虽然他有着很多的娃娃,可是他实际上并不是特别的喜欢,事实上,他只是享受那种做娃娃的感觉。
  “因为你有非常多的娃娃,你将他们都摆放在柜子里,看着就很珍惜的样子。”原图没想到他会反问自己,那样多的娃娃,一般都会认为主人很喜欢才会收集那样多,这不是显而易见的吗?
  “其实并没有太过喜欢,不过我有个很好的朋友,他非常喜欢这些,我也算是被他带入圈的吧。”路栖边说变走向原图,将他从桌子上抱下来。
  刚抱入怀中,又有些尴尬,刚想过要控制自己,现在就抱他。算了,他现在是个娃娃,我不抱他,他也下不来。
  路栖抱着原图走到客厅,又将原图放到茶几上。就这样默然对坐着。气氛渐渐的有些诡异。
  “你……”
  “你……”
  路栖终于忍不住出声,却见原图也同他一起开了口。
  “你想说什么,你先说。”路栖听见原图这样对他说,莫名的却忘了刚才自己是要说些什么。发了会儿愣,说:“你先说吧。”
  “我只是想要问你,你知不知道你家里的娃娃都会说话?”原图问。
  “说话?!怎么可能,我从来没听见过啊!”这个世界真的玄幻,原图变成自己家的娃娃,自己家的其他娃娃还都会说话。
  太扯了吧,路栖不由得张大了嘴巴,一双桃花眼硬是瞪的圆圆的,显得有几分傻气的可爱。
  “我以前也是从来没想到过这些事的,昨天听见他们说话也吓了一跳。”原图见他这副样子,觉得很是可爱,他还从未见过路栖这个样子呢,不由得笑了笑,眼里满是笑意。
  “他们……说了什么?”娃娃们一直跟在自己身边,自己的事情估计他们都知道,可千万不要乱说话啊!
  “他们说,你有一个很喜欢的人,还说,我和那个人长的很像。”原图轻轻试探着说,故意说我和那个人长的很像,而不是我现在的样子和那个人长的很像,虽然就只有几个字的不同,但区别很大。我指的是他原本的样子,如果真的很像的话,那就可以确定自己就是路栖喜欢的人了。
  原图仔细观察着路栖的神色,果然,刚说完,就见他的神色的确有些紧张。
  路栖一听他这么说,心里猛地一跳,娃娃们把自己喜欢他的事情说给他听了,怎么办?他知道了,会不会觉得恶心,他都有未婚妻了,自己还做了个和他一样的娃娃。
  “没,没有,你和他长的一点都不像!”路栖心里很慌,连带着说话声里都是慌张,有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感觉。
  果然,原图一听他说,立刻就知道他心里有鬼了,几乎马上就确定自己就是那个人了。
  很好,路栖喜欢的人是自己,那么我们是两情相悦了,接下来只要等我变回去,我们就可以在一起了。
  至于为什么现在不说清楚,当然是因为他想要给路栖一个完美的告白了,现在这副样子,实在是有损他的形象,这副样子,实在不行。
  原图现在的心情很好,虽然他弯不起嘴角,但只要看他的眼睛就知道,他现在是有多么的开心。
  路栖见他眼里满是笑意,心里越发的慌张,生怕他发现了什么,不敢再继续这个话题。忙说:“我刚刚还在想,不知道你什么时候会变回去。”
  “我也很好奇啊,按理说应该会是有什么方法的。”原图见他叉开话题,也不逼他,刚好,他也想知道该怎么变回去。
  “是啊,你想一想你是怎么变成这样的,说不定会有些线索呢?”
  “也没什么特别的啊,我只是就像往常一样睡了个觉,第二天一早就这个样子了……”说完,原图突然想到了什么,猛地抬头去看路栖。
  “要说有什么不对的话,那就是,前两天,我遇见你,你抱着个快递,我那个时候就感觉身体有些不舒服,就像是有什么东西一直吸引着我一样。你快递里是什么?”原图有些急切的说。
  “快递……快递里装的是你啊,就是现在你的这个身体,这个是我朋友给我做的,那天刚好到。”路栖有些不好意思的说。
  路栖有个很好的朋友,叫洛凡,他们从小就是同学,算是半个青梅竹马了。
  “就是刚刚和你说的那个带我入圈的朋友,他很喜欢这些,我有很多娃娃都是他做了送给我的。”路栖说,这件事情估计和洛凡没太大关系,他很了解洛凡,洛凡没这么大本事,而且没有这样做的理由。
  原图不好怀疑他的朋友,而且也觉得这件事情和那个朋友没关系,这种超自然事件,人类应该是做不了的。于是说:“估计和他是没有关系的,这种事情我们也想不出究竟是怎么回事,还是想想怎么解决吧。”
  “嗯,这些事情实在太不可思议了。”路栖。
  “其实,我有个方法,不过要需要你的帮忙,要试试吗?”原图突然说到。
  “什么方法?”路栖有些好奇。
  “你先靠近一点。”
  路栖往原图身边近了近,问“可以了吗?”
  “不够,在近一点,脸靠近一点。”
  又把脸往原图那边凑了凑,谁知,原图又说还不够。路栖索性直接把脸靠近原图,一大一小的两张脸差一点就要贴在一起了。就这样,听见原图说了句:“这样就够了,别动啊!”
  路栖刚要说声好,就见原图突然朝他的脸,凑近,把嘴贴在了他的嘴上。蹭的,路栖的脸克制不住地红了。
  原图却有些不高兴,忘了自己现在是个娃娃了,一亲过去,整张脸都贴路栖唇上了。但望着路栖通红的脸颊,和有些愣愣的样子,又重新有了好心情。
  “……你……你……你怎么这样啊?说好的方法呢,你骗我!”回过神来的路栖,有些不知所措。
  “没骗你,这就是我的方法啊!”原图笑着说。
  “你真不要脸!我不信!”
  “你看童话故事里可不都是这样的吗?我只是想试试。”原图诱骗着路栖。
  “真的?”路栖有些怀疑的问。
  “千真万确。”原图保证。
  “那我相信你了。”路栖因为被亲的原因,脑子就像一团浆糊,完全没有平时的智商,直接就傻愣愣的相信了。
  “呵呵”见他傻乎乎的,原图也觉得有些好玩,不觉就笑出了声。
  “不准笑!”可能真的有些傻了的原因,路栖完全有种破罐子破摔的样子,也不去像平时一样去装平静装镇定了,直接把最真实的一面给原图看了。
  “好好好,不笑。”原图说,声音中戴着他自己都没有察觉的宠溺。
  “刚刚方法没有用,我们还怎么办啊?”见他不在笑自己,路栖也不追究,问道。
  “嗯……要不问问娃娃们?”原图有些迟疑的说,那些傻娃娃能知道些什么呢?
  “对,可以,说不定他们知道呢,我抱你一起去。”
  说完,原图就被抱起,他有些不好意思的摸了摸鼻子,现在这样就是不好啊,走到哪都得抱到哪?让他显得实在太柔弱了。还是得赶快变回去啊!
  “不过他们真的会说话吗?我真的从来都没有听到过。”路栖心里有些怀疑,这么多年,他可从来都没有听到过他们有什么动静。要不是发生了原图这事,他是会直觉觉得跟他说这话的人有病。
  “当然。”原图十分肯定,接着又说。
  “不信的话,那我们悄悄在门边听着怎么样?”
  “嗯。”
  于是两人就像做贼的一样,悄悄趴在门边,本来路栖见他这么肯定,以为应该会听到点声音,心里也满是期待。结果他们就这么听了很长很长时间,里面一丁点动静都没有。
  “你又骗我!”路栖有些愤怒的说。
  
 
  ☆、第四章
 
  
  “你又骗我”路栖有些愤怒的说。
  “真没有,可能是是房间隔音太好了,我们直接去看看他们好吗?”原图也对听不到声音感到奇怪,但还是努力哄着路栖。
  “那行吧。”路栖。
  路栖抱着原图走进房间,站在那一排娃娃前,看了看怀中的原图,说:“你不是他们会说话吗,你问问他们吧”
  这时路栖已经有些不信原图了,连带着,原图在他心里原本严谨,自律的形象已经随着他这两天彻底崩塌了。
  他之前居然会以为这人是个禁欲系的人,果然是被爱情蒙蔽了双眼。
  “等等,你先别说话,他们现在就在说话,你听见了吗?”原图突然对着路栖说。
  路栖竖着耳朵仔细倾听,四周一片寂静,连一丝的声音都没有,更别谈娃娃们的说话声了。
  “你是不是真的觉得我很傻。”路栖现在连生气都不想了,开这么幼稚的玩笑的人,真的不想理他。
  “没有,真的有声音。”原图见他不信,辩解着。
  “好啊,你说,什么声音?他们说什么了?”路栖有些生气了,真是,都这个时候了,还骗他。
  “他果然就是主人喜欢的人,你看,主人还抱着他呢。”
  “傻不傻,他只是个娃娃,只是主人喜欢的人的替身。”
  “好可怜啊!”
  原图听见娃娃们这样说,不免有些哭笑不得,自己做了自己的替身,这还真是种奇怪的感觉啊!
  “原图,说话,别装听不见。”路栖低头看着原图的脸说。
  “他们说,我很可怜。”原图其实听见了路栖之前的话,只是因为刚好娃娃们又开始聊了,就没有回答路栖,现在看路栖已经有些生气,于是连忙说。
  “可怜?为什么说你可怜?你解释清楚,不然我可不信。”见原图居然还继续着之前的谎言,路栖其实也有些无奈。
  “他们啊,说,我做了你喜欢的那个人的替身。都做替身了还不可怜?”原图说,声音中带着些戏谑。他倒要看看路栖会是什么反应。
  果然,路栖脸上有些不自然,但他随机想到,替身?他不就喜欢过他一个人吗?而且,这话是不是他编来骗自己的还不知道呢。随即,脸色又恢复了。
  “哼,其实是你自己说的吧,娃娃们根本不会说话,对不对?”
  “千真万确,真没骗你,我永远不会骗你的,你要相信我。”原图恳切的对他说,脸上是这几天以来第一次的认真。
  路栖见他这样说,心里有些异样,脸上也微微有些薄红。
  路栖自己也意识到,他表现的有些奇怪,于是有些不自然的咳了声,接着说:“当真?那我就信你这一回。”
  “会不会是因为我变成娃娃了所以才会听见他们的话?而你,是正常的,所以听不见?”原图思考着说。
  “嗯,应该是这样。那我为什么能听见你说话?”路栖问道。
  他们在这讨论着,那边,娃娃们也在讨论为什么路栖能够听到原图的声音,众说纷纭,可见,娃娃们其实知道的并不多。
  “你问问他们吧。”路栖对着原图说。
  “嗯。”原图:“其实我就是你们一直说着的那个人,你们知道我为什么会变成这样吗?”
  “啊?你就是主人喜欢的那个人?”娃娃们有些惊讶的说。
  “是啊,所以你知道这是怎么回事吗?”原图。
  “我们也不知道,哎,你和主人是怎么认识的啊!”
  原图见他并不知道,便也不在理他。直接对路栖说:“他们也不知道,我们还是想想其他办法吧。”
  路栖听完,边说“好。”接着就抱着原图走了。完全不知,身后的娃娃们正在八卦着他和路栖究竟有着什么样的故事。
  “其实,我这样也挺好的,没事,说不定过段时间就又变回去了。”原图真的觉得他现在挺好的,和他喜欢的人在一起,虽说,现在是这副模样,但也正是变成了这样,才让他可以和路栖住在一起。
  “嗯。你的花店还开吗?”路栖突然想起,原图以前是开花店的,他不在的这一年,花店没有在营业,却也一直没有转让出去。
  “你想让他开下去吗?”原图问。
  “我想让他开,他就开吗?为什么问我的意见?”路栖有些奇怪。
  “当然,这取决于你的意愿,我现在这个样子也开不了,如果继续的话,也只能拜托你帮我看着他。”原图解释道。
  “那我帮你看着吧,我可以把你也带过去。”路栖其实很希望花店能够继续营业下去,因为他是在那个花店第一次对原图感到心动。
  他始终都记得,他第一次见到原图的时候,原图就那样有些慵懒的坐在花店门口的椅子上,手里捧着一本书,傍晚的阳光照在他的身上,为他踱了一层金光。
  似乎是感觉到有人盯着他,于是,他抬起头,那一刻,路栖感觉时间仿佛都变慢了,他就这样看着原图抬起头,额前的一缕短发有些慵懒的垂在额头,落在眼睛上方,长长的睫毛在阳光的照s,he下,投出了一小片的y-in影。让人看不清他那双有些发灰的眼睛。薄薄的唇紧紧的抿着。
  白色衬衫的下摆塞进裤子里,细长的腿就懒懒的从椅子上伸下,显得更加的长。
  就是那一刻,路栖感到自己的心跳的十分的迅速,他知道,自己可能喜欢上了眼前这个男人。
  后来,他就发现,这个人居然就是自己的邻居,而自己之前却一直没发现。
  而这种感情一直持续到现在,这是他第一次这么喜欢一个人,喜欢到无时无刻的想着他,一想到他,就会感觉似乎什么负面情绪都没有了。
  路栖无数次的想过他和原图的未来,想过他们牵着手一起在夕阳下散步,想过他们会亲吻等等,甚至想过他们有可能会结婚。
  可惜一直到现在,这些都只是想象,他从未和原图实现过其中的任何一件事。
  其实路栖也是想过对原图表白的,他算是失败了。
  那天,路栖从花店定了束花,准备明天告白。他知道明天原图不会去花店,每个星期的周六周日,原图都会在家。
  一直以来,路栖都有夜跑的习惯,当他今天夜跑完,顺路去超市买点水果的时候,他看见了原图。
  原图也看见了他:“你这是刚锻炼完?”
  青年因为长期不见阳光的肌肤在灯下白的发光,
  因为刚运动完颈侧有些汗珠,亮晶晶的,微微发红的脸看着很可爱。汗津津的头发有些粘在了头上,似是感觉有些不舒服,伸手将头发向上捋了捋。
  原图看着不由得暗了眼神,而路栖确实毫无察觉。
  “对,原先生也是买水果吗?不如一起?”路栖在看到他的那一刻心就快速跳动了起来,想起了在花店预订了的花。
  “好啊。”原图说完,就很自然的将路栖手中的篮子拿到了自己手里。
  “路先生喜欢什么水果?”原图。
  “橙子,你呢?”路栖。
  “和你一样。”很好,现在知道他喜欢什么水果了,原图心想。
  “是吗,真是太巧了。”路栖听他说和自己一样,有些微愣,很快就又高兴起来。
  他们有两句没两句的聊天,看着画面也算是和谐,隐隐有种温馨的感觉。
  很快,付完钱,路栖和原图一起回家。
  正聊着天,路栖突然看见原图皱了皱眉,看着不远处。
  “怎么了吗?”路栖顺着他的视线看去,一对同性恋人正手拉着手,很恩爱的样子。他是讨厌同性恋吗?路栖的心紧了紧。
  “没什么,我们走吧。”原图看着那对恩爱的同性恋人,想起了自己喝路栖,不知道自己和他什么时候才能像他们这样,想着想着便不由得皱了皱眉,却没想到让路栖误会了。
  如果他知道了路栖的想法一定会把那个皱眉的自己给打死。
  “你是不喜欢同性恋吗?”路栖小心的问了问。
  “嗯?不是啊,你怎么会这么想。”原图听到他突然问了这个问题,有些惊讶。
  “嗯。”那就好,不然自己可就没机会了。听到他的回答路栖终于放下了心。
  “路先生有喜欢的人了吗?”原图虽然心里有些紧张,但还是装作很自然很随意的样子问路栖。
  “啊,有了,我很喜欢他。”路栖看着原图的眼睛回答。
  看着路栖可能因为想起喜欢的人的样子而一脸笑容的样子,原图心里有些苦涩,脸上却还是继续装着若无其事的样子继续聊着接下来的话题。
  下了电梯,走过走道。即使再不舍,他们也该分别了。
  “到了,再见。”到了门口,路栖有些不舍得说。
  “嗯,再见,今天和你聊的很开心。”原图微微眯着眼睛,嘴角微微勾起:“你进去吧。”
  “嗯,我也是。”路栖看着那张因为笑容而更显惊艳的脸,有些害羞,说完便打开房门进去了。
  原图看着路栖走进了屋子,直到房门关上,才转身打开对面的房门,原本笑着的面容,以r_ou_眼可见的速度y-in沉了下去。
  他有喜欢的人了,不是我,我没有机会了。
  原图不知道的是,在另一个房间的路栖却在满怀欣喜的想着他明天的表白。
  
 
  ☆、第 5 章
 
  第二日一大早,路栖就早早的起来准备。虽说他准备今天表白,但其实对怎样表白并没有什么好的主意。因为听说一般表白都是要买束花,于是他就定了一束。
  等,等一下,原图就是开花店的啊!他不缺花啊!
  我为什么要向一个开花店的人送花?我是不是傻?!路栖在心里疯狂吐槽自己,一边边走边拍着自己的头。
  怎么办?怎么表白啊!花不能送,那我该送什么啊!
  对了!有问题,找百度。路栖连忙掏出手机,搜索:怎样对一个男人表白?
  c,ao!什么玩意啊!要不经意的身体接触,要勾起男人的征服欲,要欲语还休。这他妈不是表白是勾引啊,而且我是男的啊!路栖在脑中幻想了一下自己欲说还休,含情脉脉的看着原图的样子,噫--实在太恐怖,自己都受不了。
  算了,还是送花吧,他是开花店的,只要我把花送给他,他一定知道我是什么意思。
  路栖定的花是香槟玫瑰,花语是:我只钟情你一人。路栖其实不太了解这些花的花语,他还是专门查了一下适合表白的花,才选出来的。
  到了快中午时,路栖的花还没有送过来,但他实在按耐不住自己内心的激动,准备自己去花店把花亲手拿回来!
  拿到花,路栖刚走进电梯准备回家,就看到原图的好友楚逢也走了进来,路栖连忙把快要关闭的电梯打开,让他进来。
  “谢谢,你这是——”楚逢看着手中抱着花,脸上满是春风的路栖疑惑道。
  “刚买了一束花。”路栖说。
  楚逢心想,我知道啊,我就是好奇一束花而已,至于这么开心吗?该不会,是买来准备送人的吧?这下,原图彻底凉了。等会儿一定要告诉原图,让他别天天在搞什么暗恋了,现在对象都要跑了。
  凭借一束花,楚逢就已经脑补出了一系列与事实完全相反的“真相”。这让后来知道了一切事实的原图恨不得打死他。
  路栖其实和楚逢只见过几次面,当然,他和原图关系都没有太过要好,更不用说楚逢了。但楚逢是原图最好的朋友,路栖还是知道的。也正因为如此,路栖每次见到楚逢总是比较紧张,害怕自己回有什么不好的一面被他看到,回去和原图说,影响原图对自己的看法。
  于是路栖与楚逢就没有什么交流,一个想着自己兄弟要失恋了,自己该怎么安慰他。一个想着该怎么告白。
  “原图啊原图,你知道刚刚兄弟我碰到谁了吗?”楚逢进了原图家,刚关上门,就迫不及待的冲原图说。
  “谁?路栖?”原图坐在沙发上,见好友一进门连鞋都没换就兴奋的跟他说的样子,感到有些兴趣。将手中的书放下,靠着沙发上,等着楚逢继续说。
  “就是他!接下来我要说的可是重磅消息,你可要做好心理准备,我怕你接受不了啊。”
  “什么事能让我接受不了?”听楚逢这么说,原图兴趣更浓,但潜意识却有些不太好的感觉。
  “嗯,我刚看到路栖的时候,他抱着一束花,整整一大捧,目测估计有个99朵的样子。”楚逢慢慢的说,想看原图有什么反应。
  “花?别人送的?”果然,原图有些荒了,急切的问。
  “肯定的啊,不是别人送的,谁没事自己买那么一大捧花?兄弟,你可能要凉了。”
  
 
  ☆、第 6 章
 
  “你是自己猜的还是他告诉你的?”原图听他这么说,想了想,突然说道。
  “问这个干嘛?当然我猜的啊,我又不能直接问他,‘哎,这是不是别人向你告白送的?你答应了吗?’多奇怪啊!”楚逢理所当然的说。
  行了,不用担心了,楚逢这人的所有猜测从来没有准过,他这个体质也向来都是别人嘲笑他的地方,偏偏他自己还就像不知道一样,依旧对自己的猜想有种谜之自信。
  原图自信的邪魅一笑,呵,凉?那是不可能的!路栖现在连我都还没看上,谁能比我还要好?于是原图信心满满的对楚逢说:“猜测?你的猜测可从来没准过。我和他的事也就不劳你c,ao心了。”
  “嘿,你这人,这回绝对是对的,你不信我,到时候有你后悔的。”楚逢见他不信急忙接道,语气中颇有些恨铁不成钢的意味。
  这边路栖抱着花回到家,就一直在考虑告白的事,实在是不知道到时该说些什么,就一直对着镜子练习。
  “原图,我喜欢你,和我在一起吧!”
  “不行,不行,换一种。原图,你是我从小到大这么长时间以来喜欢的第一个人,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
  “好像也不太好。原图,从见到你的第一面开始,我就深深地喜欢上你了,你可以做我男朋友吗?”
  “啊~还是不好,表白真的好难啊!”
  “算了等会儿再说吧,我先问问他下午有没有时间出来见一下面。”路栖回到自己的卧室,趴在床上拿着手机准备给原图发消息。
  “你在吗?你下午有时间吗?”路栖。
  “有时间,是有什么事情吗?”很快,原图的消息就回复过来了。但是!你知不知道这种问法会让人很难回复啊!
  “嗯,是很重要的事,我们下午可以在你的花店见一面吗?我想和你说些事情。”路栖回复。
  “当然,下午四点钟可以吗?”原图心里其实很好奇路栖约他做什么,这是他们认识这么久以来路栖第一次约他。只是光想一想就是分令他高兴。
  “好!那就这么说好了!”约好了时间,路栖十分的兴奋,直接就从床上爬了起来。嘴角上扬,眼睛里满是完全藏不住的笑意。
  原图高兴还没一会儿,就想到了刚刚楚逢跟他说的事,虽然楚逢的猜测从来没准过,但万一这次准了呢?想着,原图心里又泛出些担心来。于是他就直接发了消息问路栖:“对了,刚刚我朋友楚逢说他看到你……抱着一大束花……不知道是谁送你的?”
  “花?不是送的,我自己买的。”见他问花,路栖就想到了要表白的事情,顿时有些不好意思来。但转念一想,不如我先给他个心理准备?于是又接着发道:“其实……他是我准备送人的。”
  “送人?是生日礼物这种吗?”原本原图见他发说是自己买的还十分的高兴,但很快看到下一条信息就笑不出来了。
  送人?送人送这么多的花吗?再一想到昨天他说的有喜欢的人了,顿时脸色变得非常的难看。
  “是送给我喜欢的人呢。你说…他会喜欢吗?”路栖有些小心翼翼的说。
  喜欢的人,果然!他就知道是这样!
  “楚逢!你过来!”
  原图现在可以说是很生气了,短短这么一点时间,他就经历了从心慌到平静,到担心再到高兴最后愤怒这么多变化的感情。这可能是他人生情绪起伏最大最多的一次了。
  
 
  ☆、第 7 章
 
  “唉唉唉,什么事啊,生这么大气!”楚逢一听到原图喊他,就连忙从房间里出来。
  “你个乌鸦嘴!”虽然知道不是楚逢的错,但原图还是忍不住生气。
  “你别什么都怪我啊!等一下,该不会---路栖---”楚逢本来还觉得无辜,但突然想到路栖,卧槽,真的凉了?!
  “嗯,不是,每次你都说不准的吗?怎么这次就这么准?!”原图也很无奈,之前不相信的是他,现在被打脸的也是他!
  “我真就是随便猜的啊!不怪我,真不怪我,你知道的我之前从来没说准过的,这次我真不知道怎么回事啊!”楚逢也惊了,虽说他一直坚信自己之前猜不准是刚好赶巧了,很想猜准一次,但也真没想在好友这事上猜准啊!这也是他之前一直并不怎么担心,反而想看原图笑话的原因。
  但谁知道,这一次,他还就这么准了!
  “你是怎么知道的?”楚逢还抱着一丝可能是误会的心理。
  原图将手机聊天记录扔给他看,整个人都有些颓废。
  “我看看啊,嗯……这可不一定是你想的那样啊,说不定他喜欢的人就是你呢?”楚逢拿起原图的手机,认真的看了起来,看后,觉得还不是特别的绝望,还是有那么一丝丝的希望在的,虽然这一丝丝小到没有。
  “你觉得可能性有多大?”看着好友安慰自己的样子,原图完全没有被安慰到。
  “但你想,万一呢,实在不行,他这估计不是还没和那个人在一起吗,你跟他说说,让他别去表白,别送花呗!”楚逢。
  “怎么说?算了,你说吧。”原图一想到路栖要和其他人在一起就有些烦躁,干脆就把这事交给楚逢了。说完就要回屋,眼不见心不烦。
  “好嘞,这事绝对给你办的妥妥的!”楚逢冲着原图喊道。
  路栖捧着手机,就见本来聊的好好的,突然原图就不回了,还在想为什么呢。过了一会儿,原图的消息就来了。当然这是楚逢回的。
  “你喜欢的人?你是要向他表白吗?”楚逢。
  “嗯,是啊!”路栖连忙回道,一直非常尽心尽力的给原图打着预防针。
  “冒昧的问一下,你喜欢的人是男人?还是女人?”完了,还真的是表白。
  “额,是男人。你问这个干嘛?”路栖见他问这个,心里有些怪怪的,不是说不歧视同性恋吗?
  “没什么,我就是问问,不说怕你喜欢的人万一和你性取向不同吗?”楚逢怕他误会原图是直的,连忙说。
  “应该是一样的吧。”路栖其实有些不确定。
  见他不确定,楚逢兴奋了,用毕生最快的速度打字说:“看,你不也不确定吗,这种事啊,还是别那么着急,万一他喜欢的是女人呢,你这不就尴尬了?”
  “好像是这样的,我再考虑考虑吧。”路栖被准备告白热起来的头脑现在冷静下来了,对啊,万一原图喜欢的是女人呢?那怎么办?
  “哎,这就对了,你可一定得考虑清楚,最好还要找他朋友问清楚才行。”见他已经要放弃告白了,楚逢尽力劝道。
  “嗯,谢谢,我知道了,我过段时间再看看吧。”路栖。
  “嗯嗯。”楚逢。
  “……你今天怎么好像跟以前不太一样?”路栖其实从开始就觉得今天原图说话有些不太对劲,他平常根本不会这么……活泼的。
  “这不是看你告白,有些担心你吗!我还有些事,不聊了啊!”楚逢一见他有些怀疑自己,连忙准备遛,怕他发现自己不是原图。
  “嗯,好的,再见。”路栖。
  
 
  ☆、第 8 章
 
  “原图,出来了!搞定了!”楚逢从屋里喊到,语气中有些得瑟。
  “这么快?”原图出来后看着楚逢的样子,有些怀疑。
  “那是,这么简单的事,随便弄弄就搞定了,给你,学着点儿!”楚逢把手机向原图扔去,示意他自己看。
  原图接过手机,仔细的看了遍聊天记录,除了最后楚逢被发现那一段,其他都还说的挺有道理的,也算是他自己想说的话。
  “谢了。作为报酬,想要什么我包了。”原图说,虽然并没有从根本上解决问题,但取得这样的成功也是十分不错的了。所以,原图还是十分感谢楚逢的。
  如果不是楚逢,就凭他这种半天都不一定直接说出的性格,别说让路栖改变想法了,就连说出自己的想法都可能做不到。
  “我那谁跟谁啊,就别来这一套了啊,再说,我也不缺那点钱。”楚逢大大咧咧的说。
  见他这样说,原图也不意外,他俩从小到玩到大,彼此的性格都十分的熟悉,家境也都差不多,他能给的,楚逢自己也能轻易地做到。于是,变说:“嗯,那好,下次你要遇到这种事情,我可以帮你出出主意。”
  “得了吧你,就你,要是我都想不出办法,你就更别说了。”楚逢不屑。
  “……行,那就这样吧。”原图无奈。
  路栖回完信息,便一直陷入沉思,他一直在思考自己到底要不要再继续表白这件事,原图说的很有道理,,他确实也不知道对方是不是同性恋,如果是的话,也不一定喜欢自己,而且还有很大几率他是喜欢女人的。
  于是他想来想去,也没想出来什么,最后他还是决定表白吧。就当赌一把吧,或许成功了呢?
  现在的路栖已经对告白这件事不抱什么希望了,只希望到时候他不要太过尴尬的好。
  时间过得飞快,转眼之间便已经到了约定好的日子。路栖虽然已经不在兴奋,但为了和对方以一个最好的样子见面,还是换了件衣服,去抹了点发胶。
  看着镜子里的自己,路栖觉得自己或许还是有点希望的。
  怀着忐忑的心情路栖去了原图的花店,在去的路上,一直有挺多的人看着他。
  他长的不只是不赖,可以说是十分的帅气了,尤其是j-i,ng心准备过后的他更是逼人的好看。再加上又抱着一大束花,明眼人一看就知道是怎么回事,于是,都不觉得多看了几眼。
  花店在一个转角处,路栖现在就在转角的地方,因为是视线的原因,在这里可以看到花店那边发生了什么,但那边却很难看到这里。
  路栖死死地抱着手中的花,手指因为用力而导致关节处有些微微的泛白。他眼睛紧紧的盯着花店那边的原图。
  心里泛起一阵阵的苦涩。呵,你来告什么白呢?你现在就像一个笑话一样,自做多情。尽管心里满是苦涩,却还是忍不住的想着,万一是自己误会了呢?或许他们只是朋友呢?
  路栖闭上眼睛,稳了稳心神,在心里说:你还是这样,明明已经看到了,却还是不去相信,他已经有女朋友了,你不能再想他了,你们是没有可能的,你该放下了。
  良久,像是终于想通了什么,路栖睁开眼睛,定定的看了原图一眼,然后毫不留情的转身,一步一步的走了。
  看着手中的花,路栖的心里很不是滋味,越看越难受,越看越觉得自己可笑,终于,在路过一个垃圾桶的时候,他将手中的花扔了进去。
 
  ☆、第 9 章
 
  在路栖难受,痛苦的同时,原图也感慨着终于送走了自家姐姐,现在的他,还在期待着路栖,好奇着找他有什么事情呢?丝毫不知道那个人已经因为看见自己和姐姐的拥抱而误会已经离开了。
  “叮---”突然手机响了一声,原图打开手机,一看,是路栖发来的消息,还没来得及高兴,就见手机上写着:“我有些事情可能去不了了,非常不好意思。这次的约定取消吧。”
  嗯?有事情来不了了吗?这让原图很失望。但也没说什么:“嗯,没事,下次有时间的话我们可以再约。”
  路栖看着手中原图的消息,有些失神,他还是像以前一样,也是啊,一切都只是自己自做多情,他什么都不知道啊!
  路栖从沉思中回神,现在的他或许还是那个喜欢原图的他,原图看着已经变成娃娃的原图,心里微微叹息:那些事情都已经过去了,现在的他对原图也没什么太大的心思,更何况原图也已经有了未婚妻,他根本不可能再去做些什么。
  其实这样也不错不是吗?他们有着各自的生活。他也是时候彻底放下自己那不可告人的爱恋了。
  于是他故作自然的说:“原图,之前我听说你有了未婚妻,不知道你们什么时候结婚啊!到时候可一定要告诉我。”
  原图一听,瞬间愣了,自己哪来的未婚妻啊?喜欢的人到是有一个,不就是你吗?你还没同意做我男朋友呢,我跟谁结婚啊?
  “未婚妻?我并没有未婚妻啊!”原图。
  “没有吗,我听说你去年回老家,就是订婚的啊!”路栖也懵了,没有未婚妻吗?谁他妈的跟他说原图回去订婚了?!他非打死那个人不可!
  见路栖似乎真的以为他有着那么一个未婚妻,原图感觉有些不太对劲,他们之间误会有些深啊。
  “谁跟你说的?”原图问道。
  “我想一想,等一下啊!”原图就想着原图回老家后的那几天。
  原图回老家,路栖原本是不知道这件事的,但因为他有时会经过原图的花店,于是,发现了原图的花店已经关门好几天了,再加上已经挺久没看到过原图了,稍微想一下,就知道了原图可能已经搬家的事情。
  但他一直并没有确定的结果,直到有一天,他在原图家碰到了原图的好友楚逢。
  原图因为有东西忘在了这里,又刚好有事情回不来,就让楚逢帮他拿一下东西。
  结果,就这么刚好让路栖碰上了。
  “原图,原先生是搬家了吗?我好像很长时间没有见到他了。”路栖看到楚逢从原图家出来,正在关门,问道。
  “没有,他回家了,他家给他搞了个未婚妻,要订婚了。回去就因为这事。我有些赶时间,先走了啊,他估计解决了事情,就回来了,你不用担心啊。”楚逢现在因为刚刚有人跟他说了点事,挺急的,一急就没过脑子,直接说了这些令人误会的话。
  知道后来他忙完,想起这事来,才暗道不好,但实在不好解释,时间一长,就又给忘了。
  这就让路栖一直就这么认为原图是回家订婚去了。
  也让原图无缘无故的多了个未婚妻,虽说,这个未婚妻是确实存在过,但也就那么几天,而不是现在这种直接让路栖以为要和结婚的未婚妻。
  
 
  ☆、第 10 章
 
  路栖从思绪中回过神来,看向原图,把楚逢的事告诉了他。原图静静的听他说完,越听越生气,越听越无奈。
  两人之间本就满是误会,再加上因为原图的误会而导致楚逢也一起误会,楚逢再一从中解决他俩问题,直接误会更重了,就这么y-in差阳错的误会了这么长时间。
  这三人都以为自己了解到的是事实,结果没一个人知道的是对的,也挺让人无语的。
  原图默默的在心里吐槽了一下自己和楚逢,又向路栖解释自己的那个所谓的未婚妻只是父母找的,想逼自己好好找个人在一起,说是未婚妻也其实只是回去相个亲,而且那个未婚妻也是没看上他的,未婚妻只是个骗他回去的名头而已。
  “按你这么说,应该只跟你说了是未婚妻,那楚逢是怎么知道的?”路栖怀疑,相个亲,两人还没见面,一般家长都不会对外宣称未婚妻的,毕竟会对女方有些不好的影响。
  “……额,我告诉他的。我就是跟他抱怨了一下。”原图十分想把之前的自己打一顿,你多什么嘴啊,你要不乱抱怨,楚逢也不能跟路栖说啊。楚逢也是,说就说,说的这么令人容易想歪干什么!
  “原来是这样啊……”说着,路栖又突然想到自己之前表白的时候看到的那个和原图抱在一起的女人,没过脑子,嘴一块,就直接说:“那之前我表白时,看到的那个女的呢?”
  “表白?!”原图直接就注意到了这句话中的重点。
  “额……没什么,没什么。”路栖这也反应过来自己刚才说了什么,直接把想表白的事给说出来了。瞬间感觉不好意思,脸也随之烧了起来。
  让你嘴快!让你说话不过脑子!这下好了,直接说出来了,怎么解释啊!
  “真没什么?”原图看着路栖红透的脸,实在不相信他说的没什么。
  “就是,就是那天……”路栖实在觉得羞耻,头使劲往下低着,都快埋到胸前了,声音也小的可怜。
  原图实在不知道他说的究竟是那天,还在想,就见路栖突然抬起头一只手捂着脸,说“就是之前我约你去花店的那天,其实我是准备跟你表白的,结果看到你和一个女生抱在一起。”
  路栖,心想,早晚都是说,不如现在一块说了,说不定这也是个误会呢?心一横,就这样说出来了。
  刚说完,果然就见原图愣住了。
  表白?!那天是向我表白?!不是向别人表白?!原图激动,直接也把心里想的向路栖说了。
  “向别人表白?没有啊,我就喜欢过你一个人。”怎么会向别人表白,明明就只有他啊。
  “我想想啊,楚逢,那天好像跟我说看见你抱着束花,要向别人表白。”原图低头回想。卧槽,又是楚逢!怎么那件事都有他!都因为他而产生误会!等他见到楚逢,一定要把这人揍一顿!谁都别拦他!
  路栖一听,也惊了,又是他!他告诉原图自己要向别人表白?!为什么啊!
  
 
  ☆、第 11 章
 
  路栖觉得他和原图之间的误会也太多了吧,还次次都因为楚逢,要不是确定这两人是朋友,他都要觉得楚逢是故意的了。还是,这些事是原图编出来骗他的?嗯,算了,应该不会的,还是相信他吧。
  楚逢表示,他也很冤枉啊,在他眼里就是这样啊!谁想参和你们那一堆子破事啊,就表个白,搞出来这么多事,这么多误会。
  这边,原图也冷静下来了,发现了刚才说的话中,有一句是,喜欢的就只有自己一个人。他直接就激动起来了,他说,喜欢我!还只有自己一个人!那么是不是,自己是他喜欢的第一个人?
  “你刚才说喜欢我!”路栖就见原图原本还低着头咬牙切齿,这时候却又突然抬起头,声音很大的说了这么一句,直接被吓了一跳。对啊,我喜欢他,但他反应怎么这么大。路栖犹豫着点了点头。心里却还有些疑惑,不知道原图是怎么回事。
  一见他点头,原图反而有些不好意思了,吞吞吐吐地说:“其实,我一直也很喜欢你,从第一次见你时就挺喜欢的,后来,每一天都越来越喜欢你,一直到现在也是。你愿意和我在一起吗?”
  原图心里还是有些忐忑的的,第一次告白,他也不知道该怎么才能说的更浪漫更感人些,但又机不可失,于是就按照自己心里想的,一点点说了出来,虽然可能不浪漫,不感人,但却是他心里最真实的想法。
  嗯?他也喜欢我?!但是这突如其来的告白是怎么回事?他们不是在说原图和一个女生抱在一起的事吗?怎么歪成这样?先是变成了自己告白的事,现在又变成了他向自己告白,话题还真是从头到尾没在点上啊。
  “那你那天和一个女生抱在一起究竟是怎么回事?”要是说不清楚,我绝对不会答应他!毕竟,就是因为这个女生才让自己j-i,ng心准备的告白泡了汤,让自己误会,还难受了这么久。路栖心想。
  原图仔细的回想,自己那天究竟和谁抱在了一起,让路栖直接误会,没有按照计划向自己告白。好像是原乔?那天应该就只有她了。
  “应该是我姐姐,他叫原乔,以后可以带你见见她。”原图,说起这个姐姐,原图也无奈,这个人是一个很让人头疼的人,从来都不着调,想起一出是一出。那天不知道怎么回事,突然想起他了,就跑到他花店了。
  “姐姐?”路栖表情有些奇怪,他居然把原图姐姐误会成原图女朋友,这差的也太大了吧。不过,这也太巧了吧,今天他俩说的那么多居然全都是因为误会产生的。明明就两个人,居然硬生生被弄成了有种四角恋的感觉,这也是没谁了。
  “是啊,那么,我刚才问你的问题,你想好要怎么回答了吗?”原图看着他奇奇怪怪的表情,努力把他的思绪拉回告白的事上。
  “什么---想好了。”突然的提问,让路栖差点没有反应过来是什么问题。
  “那么你的回答是什么?”原图有些紧张。虽然在他那张娃娃的脸上看不出来什么,但只有他自己知道,要是现在在他自己的身体里,估计汗都能把衣服浸s-hi了。接着他就看见路栖缓缓的点了点头,在接着就什么也看不见,也听不见了。就这样失去了意识。
  路栖点了点头,看着原图,想看他的反应,结果,等了半天,就发现,眼前的娃娃一动也不动,连一点声音也没有。
  
 
  ☆、第 12 章
 
  “原图,原图,你怎么了?”路栖心里有些着急,原图莫名其妙的变成了自己的娃娃,现在又毫无预知的变成了这样,如果不是确定原图不是一个喜欢恶作剧的人,路栖都要觉得原图是在耍他了,明明才刚刚表过白,自己也才刚刚答应他,他就突然这个样子,让人有种被戏耍的羞恼感。
  路栖等了一会,想看看究竟是怎么回事儿,结果,等的快要睡着了,也没有等出一个结果,心里又有些着急,怕原图出些什么事,想了片刻,还是决定去原图家看一看,万一原图又变回去了呢?
  他走到原图门前敲了敲门,敲两次等一会儿,也不知敲了多长时间的门,里面愣是一点反应都没有,心里也越发的慌乱,不知道怎么办好,只能回去。
  看着现在已经没有半点反应的娃娃,越想越烦,心里也隐隐有些委屈,怎么就这么多事儿呢,才刚刚解决完误会,才刚刚知道彼此的心意,现在又发生了这样的事。
  路栖想了半天也不知道该怎么办,还反而把自己的心情弄得越来越糟。看着桌上的娃娃,一生气,直接就说:“不管你了,睡觉了!”说着,就走回卧室,钻进被子里,片刻后,又无奈起来把外面的娃娃拿进来放在床头,这才睡去。
  这一睡,就睡到了第二天的早上,才刚醒,就听见外面的敲门声,大早上的,也不知道是谁?难道……是原图?
  这样一想,路栖就连忙跑过去开门,心里还按奈不住的有些紧张,生怕是自己多想了。
  敲门声又在一次响了起来,路栖慌慌的开门,打开门一看,果然是原图。心里又紧张又开心:“原图!真的是你!你昨天究竟是怎么回事啊!我担心死了。”声音中满含喜悦,又有些隐隐的委屈在里面。
  原图一听,就急忙说:“昨天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只记得你好像答应我的告白了,其他我也不清楚,今天一醒来,我还以为之前发生的事是在做梦呢。”
  “嗯。”一想到告白的事,路栖有些不好意思起来,昨天原图是娃娃的样子,路栖还没太大的感觉,现在一对着真人,瞬间就不同了。
  “那你现在可就是我的男朋友了,后悔也没有用哦。”原图。
  “当然,再说我本来也就喜欢你,哪里会后悔。”后悔?怎么可能,这可是他喜欢了几年的人啊,是他这么多年来第一个喜欢的人,怎么会后悔呢?只要原图一直喜欢他,那他们就会一直在一起,路栖心想。
  “那就说好了,这一辈子都不准后悔。”原图看着他的样子,心里有些明白他在想什么,没关系,他会用一辈子证明,他们会一直一直在一起。
  “你也一样啊!光是我,可不行。”路栖。
  “当然!”原图。
 完 

《性感娃娃,在线追妻》点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