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字体:[ 加大 ]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曾经风华今眇然 第12节

小说作者:祎庭沫瞳 所属分类:古代架空 下载:曾经风华今眇然 关 键 词:情有独钟

  郤十舟笑也淡了,沉默了一会儿,说:“你若真喜欢,为师帮你把他绑回去。”

  祁襄知道师父是想让他高兴,但他却笑不出来,“绑回去他也不喜欢我。而且我这副样子,不吓着人就不错了,不奢求别的。”

  “你这也是不得已。以后总有人会敬你、爱你,不在意这些的。”

  祁襄扯了扯嘴角,“不说这个了。前几天我让潘叔分别在庵里和寺院为我娘和梁福立了牌位,日后方便祭拜。师父帮我看看周围有哪处风水不错的地方,我娘和梁福的骨灰也应该入土为安了。”

  “好,我尽快帮你看。”郤十舟对看风水不在行,但京中找个人看风水还不容易吗?一个不准就多找几个,肯定能看到一块好地。

  原本想留师父吃晚饭,但还没到傍晚,贤珵就提着吃的来了。

  郤十舟直接翻墙离开,他对贤珵不好奇,也不想露面。

  贤珵笑呵呵地将东西往桌上一放,道:“今天咱们喝两杯,庆祝三皇子被皇上斥责了。”

  “只是斥责,有这么高兴?”看来皇上已经有了定夺。

  “是没伤筋动骨,但看皇上的态度,也没多维护三皇子,这样看四皇子必有一争的可能。”

  朝中局势祁襄不愿多分析,至少他分析的点跟贤珵是不一样的,“饭可以吃,但酒就别喝了。”

  “怎么?”贤珵眨了眨眼睛,“我知道你喝不了多少,点到为止嘛。”

  祁襄无奈道:“明日是清明,你也要去祭拜吧?”

  贤珵一拍脑袋,“你看看我,把这事忘记了。得,我不跟你吃了,回去陪陪祖父,这种日子,他老人家心里肯定也不好受。”

  “嗯,回去吧。改天咱们再聚。”

  送走了贤珵,祁襄问潘管家,“祭奠的东西都准备好了?”

  “是,车也已经雇好,明天一早咱们就去。”

  “那今日早些睡吧。”也许睡不着,也许会做恶梦,都好,他曾经历过的恶梦一遍遍地梦到,才让他觉得现在活得够真实。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支持!

第8章

  清明当日,细雨纷落,将地面打得s-hi滑,又没到积水的程度。

  马车在雨中走得不快,赶在天大亮前,祁襄就已经出城了。他们并不是最早的,有些祭奠地比较远的,天不亮就走了,他们夹在众多出城的马车中,一点也不显眼。

  在大川,寺院和庵里都给提供临时的供奉牌位,给那些不方便在家中供奉的或者入土地太远不便时常前去的人祭拜,只象征性地收些银子,并不为难。

  祁襄把牌位供奉在家中也可以,只是在西陲时,并没有机会日日供奉,也没有将母亲和梁福埋在那边,总觉得祈福不够,所以才送到这种能日日诵经的佛门清静之地,又花了银子请人专门诵经七七四十九日,以弥补一二。

  因男女有别,牌位也要分地供奉,倒不费事,只是祁襄要祭奠需要两边跑而已。

  庵中祭完母亲,祁襄添了香油钱,没留斋饭,就去了恩华寺。

  恩华寺是京中香火比较旺的寺庙,跟相对冷清的庵中一比,那就是人来人往了。在这边,无论什么身份都可以供牌位,也没有档次高低之分,享受一样的大殿与供奉。

  跪在蒲团上,祁襄往火盆中投着纸钱和元宝,面前的小桌上摆了供品,都是梁福生前爱吃的。梁福七岁就跟在祁襄身边了,当时祁襄的日子过得也不怎么样,对这个小书童虽算不上苛待,却也很难拿出特别好的吃食与他分享。

  后来潘管家上任,他们的日子才好了些,梁福也长了些个子,就是好景不长,又跟着他折腾到了西陲,最后惨死在那里。

  祁襄一言不发,枯枝般消瘦的手指微微抖着,这里人多,他不能说什么,但他心里明白,即使杀害梁福的人都死了,也依旧弥补不了他心中的愧疚和难过。他只是没疯,若疯了,想要株连也不是没可能。

  祭奠的人一轮换过一轮,只有祁襄久久未动,这里并没有定时,也设有许多供桌,倒不必非等祁襄这一个。

  潘管家陪祁襄跪着,心中也是惋惜和愧疚,梁福没有时候才十六,正是好年纪,还没看过这大好河山,就已经与他们天人永隔。

  “公子别太难过,梁福泉下有知,也难安心的。”潘管家叹息道。

  祁襄哑声道:“潘叔,你知道我有多恨吗?我甚至觉得那些人死了也不够。”

  “我懂。”潘管家抹了抹眼睛,“若能早遇上郤先生,或许一切都会不一样吧……”

  祁襄抬头看向梁福的牌位,“终究……是我无能……”

  跪了半个时辰,祁襄起身时已经有些打晃,腿也麻了,眼前一阵发黑。

  潘管家先扶祁襄去小亭中休息,再去将烧过的纸和供品端出来送到寺里指定的地方去。

  祁襄靠着亭柱,脸色煞白。他天生白,在西陲劳作时也没晒黑,在身体不好后脸色就更白了,只是与健康的白完全不是一回事。

  “闻景?”

  祁襄寻声看去,只见白君瑜一身黑衣走进亭子。

  祁襄也没力气坐直应承,只点了点头,说:“抱歉,我有些不舒服,就不与你见礼了。”

  大概心中的难过大过白君瑜与何小姐的事,祁襄生不出其他心思,也无暇伤感。

  “你来做祭奠?”白君瑜坐到祁襄身边。

  祁襄再次点头,过近的距离让祁襄能清晰地嗅到白君瑜身上薰香的味道。

  “祭奠谁?”

  祁襄垂眸道:“梁福……”

  白君瑜并没显出惊讶,这次方姨娘和梁福都没回来,他们也有了猜测,是怕惹祁襄伤心,才没多问。

本文每页显示300行 共146页 当前第12页

首页 上一页 ← 12/146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或→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曾经风华今眇然TXT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