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字体:[ 加大 ]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曾经风华今眇然 第124节

小说作者:祎庭沫瞳 所属分类:古代架空 下载:曾经风华今眇然 关 键 词:情有独钟

  白君瑜不想去, 但长辈请,又在年下,他实在不好拒绝, 便去了。

  祁襄这右眼一直跳, 总觉得像有什么事要发生。

  郤十舟见他心神不宁的,笑话他:“君瑜不过是去吃个饭, 能有什么事?白家还能给他下毒不成?”

  祁襄没有丝毫放松, “就怕是有更毒的心思。”

  “这都快过年了, 白家不至于找不痛快, 别多想。”说着, 给祁襄夹了一筷子炸酥r_ou_,让他好好吃饭。

  祁襄依旧心不在焉, 白赏历能做出攀附大皇子之事, 若是大皇子授意的, 白赏历什么做不出来?

  小院的大门乍然被拍响, 拍门声很急, 潘管家赶紧去开门。

  门外来的是白如,焦急的神色似乎印证了祁襄的忧虑,“公子呢?”

  “在屋里呢, 怎么了这是?”潘管家扶信摇摇欲坠的白如,白如抓着他的手,身上撑着的那股劲儿一松,整个人都一副随时会倒地上的样子,“快,潘叔,我要见公子。”

  白如这样子怎么看都不正常,潘管家也没敢多问,赶紧扶着人进了屋。

  “公子,白如来了。”

  “这是怎么了?”祁襄也发现白如的不对劲,赶紧让潘管家扶他坐下。

  白如也顾不上那些虚礼了,说道:“公子,郤先生,快去救我家少爷。我们几个跟去的人被下了药,我怕大爷一家另有所图。”

  郤十舟赶紧去给白如把脉,随后对祁襄道:“是蒙汗药,药量不小,白如能撑着过来已经不容易了。”

  他的话音刚落,白如就趴在桌上睡着了。

  祁襄也顾不上吃饭了,这回白君瑜带了不少人去白府,没想到还是没防住。扯了大氅披上,祁襄道:“师父,我们去看看。”

  郤十舟把他按回凳子上,“我去就好,放心,肯定把人给你完整地带回来。”

  祁襄原本还想跟着,但随后一想,又打消了念头——师父去,可以直接把人带走,白府的人也不认得他师父。可如果他去,被白府的人认出来,那他和白君瑜没有真闹翻的事就瞒不住了。

  “那就拜托师父了。”祁襄抓着师父的手,脸上的焦虑半分未减。

  “放心吧,我很快回来。”郤十舟连外衣都没披,就直接轻功飞出了小院。

  祁襄双手交握着,来回踱了几步,才想起来白如还睡在桌上,“潘叔,让白如去你那儿睡一晚吧。”

  潘管家没意见,“行,我这就把他扶过去。”

  桌上的饭菜祁襄也没再动一口,不时地听着屋外的动静,时间显得格外慢长。

  郤十舟身手好,很快在白府找到了白君瑜的所在。其实也不难找,一个身材曼妙的女子正扶着白君瑜往房间走,身后还跟着几个家仆,显然是怕白君瑜跑了。

  而白君瑜有几番推拒那女子的动作,但估计也是被下了药,并没有推开。

  ——敢挖他爱徒的墙角?这白家怕是活腻歪了。

  郤十舟跳进院子,几脚就踹翻了一干家仆。

  女子见吓得尖叫起来,纷乱的脚步声被吸引过来。

  郤十舟从女子手中抢过白君瑜,只听白君瑜迷糊地念叨着“滚开”、“找阿景”之类的话,郤十舟心中还算满意。白君瑜身上甜腻的味道除了那女子的脂粉,还有春-药的味道,一般人可能闻不出来,但郤十舟作为医者,完全

  可以分辨。能在这个时候心里只有自己的徒弟,郤十舟自然也没空与白君瑜计较他的大意。话也说回来,谁能想到回祖母家吃个饭,还会被算计?

  “你是什么人?放开君瑜!”白赏历率先带着家仆赶来。

  郤十舟根本不欲与他废话,用内力赏了他一个大嘴巴,就带着白君瑜直接离开了。

  身后是白赏历的嚎叫声,一口血吐出来,带了两颗牙。白府可能是心虚,并没有追出来,郤十舟很顺利地把白君瑜带回了小院。

  两人进了房间,祁襄一下站起来,“师父……”

  郤十舟觉得接下来的事他也帮不上忙,便将白君瑜丢到床上,道:“春-药。”

  说罢,转身离开,将房门关严。

  祁襄心里慌了须臾,这种东西不比毒药,可以靠其他方法解掉。看着白君瑜热得发红的脸,估计身上也红了,撕扯衣服的手也毫无章法。

  祁襄轻摸着他的脸,听着他一声声叫着“阿景”,心都要烫化了,“我在呢,认得出来吗?”

  白君瑜半睁着眼睛看了他好一阵,才找到焦距,随即将祁襄拥入怀中,“阿景,我难受……”

  祁襄柔声安抚着,“我知道,没事……”

  说话间,祁襄撑起上身,将床帐放下。

  白君瑜实在撑不住了,搂住祁襄滚进床内……

  祁襄在完全沉浸前,抱着最后的理智,提醒自己——白府,不能留了。

  这一番折腾,祁襄足足歇息了三天,还发了一晚上热。白君瑜片刻不离地陪着他,白如回了将军府主事,将将军府伪装成白君瑜在府内的模样,对外称白君瑜病了,修养谢客。

  祁襄累得很,身上也酸疼,每天除了吃饭就是睡觉,好像怎么都睡不够一样。白君瑜这下也是真恼了,在祁襄吃饭时与他交换了意见,决定不等父母回京做主了,他断然不能再放任这种事发生,后患不除就是夜长梦多。

  那天他和祖母和大伯一家一起吃饭,因为吃的都是同样的东西,他才疏忽了。直到身体不适,一个女子被大伯推到他怀里,他才惊觉他大伯居然敢这样明目张胆地算计他。

  以他大伯的那点心思,弄这一出不过是为了拿捏他。但大伯已经有大皇子撑腰了,根本不需要他做什么。可大伯仍这样做了,他这几天思来想去,恐怕不是大伯要拿捏他,而是另有其人想借个女人监视他的举动,或者说监视他们一家人的举动。

  这个人是谁,已经不言而喻了,除了大皇子也不用做他想。

  大伯一家不仁,也别怪他不义,他这也是跟大伯一家学的。

  年三十这天,家家户户张灯结彩,街上好生热闹。

本文每页显示300行 共146页 当前第124页

首页 上一页 ← 124/146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或→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曾经风华今眇然TXT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