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字体:[ 加大 ]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曾经风华今眇然 第145节

小说作者:祎庭沫瞳 所属分类:古代架空 下载:曾经风华今眇然 关 键 词:情有独钟

  在这段时间里, 腌菜铺子已经开业, 生意很不错, 那些探路兵每天有的忙,脸上的笑意也是有增无减。彩罗的分店也开起来了, 不如京中赚的多,却也是一份可观的收入,祁襄和贤珵都很满意。

  公西直也算颇有面子了,是祁襄亲自到城门口接的他。白君瑜原本也想跟去,奈何有军务要忙,只得作罢。

  “阿襄,好久不见!”公西直一如既往地温柔热情,给了祁襄一个拥抱。

  祁襄也拍了拍他的肩头, 笑应着:“是啊, 很高兴你能来。”

  “我说过会来看你, 就一定会!”公西直放开祁襄,打量了一番, “气色好了很多啊, 看来白将军把你照顾的不错。”

  “他很用心。”对于白君瑜,祁襄向来不吝啬于表扬, “走吧, 我们先回去再说。”

  “好。”

  这次皇上特地恩准,让公西直不住驿馆,住到祁宅去。

  潘管家已经带人把院子出拾出来了, 各方面也尽量安排妥当。就算公西直不挑剔,也万万不可怠慢了。

  安顿好公西直,祁襄道:“有什么需要尽管说,千万别见外了。”

  “放心,我与你还真没有可见外的。”公西直笑道:“我给你带了些东西,你快看看喜不喜欢。”

  “你也太客气了。”

  “应该的,就是觉得合适你,你会喜欢。”

  公西直正要献宝,潘管家就赶着来说白君瑜回来了。

  于是两人先去了客厅。

  白君瑜一副主人家的样子,对公西直道:“王子到来,有失远迎,失礼了。”

  “白将军客气了。白将军回来得正好,我给阿襄带了些礼物,将军也一起看看吧。”公西直心里也是有两个想法的,一是提醒白君瑜,要继续对祁襄好些,祁襄可是有他这个朋友撑腰的;二是让白君瑜感到羞愧,他相信自己的礼物白君瑜肯定都没送过,这样白君瑜就不好意思在自己面前显摆了。

  “王子客气了。阿景什么都不缺,但王子的心意我还是代阿景谢过了。”白君瑜心里闷气,原本应该是他得瑟的时候,怎么让公西直占到上峰了?但公西直又是阿景的朋友,他还不能硬不给面子,真是太难了。

  “不过是些小巧的东西,博阿襄一笑罢了。”说着,让手下的人把东西抬了进来。

  祁襄托着下巴坐在一边,没发表任何意见——公西直的心意他明白,白君瑜的心思他更明白,一个是出于朋友的,一个是出恋人的,结果都是为了他,而他也明白公西直对他没有别的心思,所以这份情谊就更难得了,他也不能不给面子,只能沉默以对。

  公西直先拿出一对紫玉杯,“这杯子在月光下格外好看,倒上果酒,能让酒味更为温润,你今晚可以试试。”

  祁襄拿起杯子把玩,手入温凉,触感细腻,对光一照更是通透,一看就是上等的好玉。

  白君瑜面无表情,但心中却不以为然,先不说祁襄基乎不喝酒,就是这样的玉杯他都不知道送过多少,但祁襄最爱用的还是那个紫砂的,所以有的时候再名贵,也不如实用重要。

  公西直又拿出一床被子,“这是上好的蚕丝被,南国才有的东西,又轻又暖和,大川冬天冷,盖着肯定特别好。”

  祁襄试了试,果然很轻,“有心了。”

  公西直笑道:“别客气,我知道有这么个东西后,第一个想到的就是你。”

  白君瑜悠哉的喝着茶,祁襄喜欢盖重被子,这是旁人不知道的。而且退一步说,就算祁襄盖了这

  被子,也是跟他一起。

  公西直随后又搬出一盆花,“这是细叶昙花,特地让人找来的,已经结了花包,你好生养着,说不定能看到昙花一现的样子。”

  细叶昙花不多见,的确是难得了。祁襄笑道:“这样好的东西,给了我是可惜了。”

  白君瑜别过头去,嘴角挑了挑——祁襄大概只对种菜有兴趣,他们花园里那么多花,也没见祁襄上心过。

  公西直不在意道:“养花谁都会,你家里肯定也不缺花匠。至于能否看到花开,就全看缘分了。”

  “说得也是。谢谢了。”

  “你我之间,客气什么?”

  随后,公西直又拿出一些小玩意儿,都是平时给祁襄把玩的,j-i,ng致又小巧,一看就是真用过心了。

  看完这些礼物,祁襄让潘管家都帮他收了,“你这样费心,反倒显得我安排的游玩没什么意思了。”

  公西直摆摆手,“我主要是来看你的,京中上回已经基本游玩过了,无妨。”

  “我开了一家腌菜铺子,今天也准备了不少,肯定有你没吃过的,中午多吃些。”祁襄笑说。

  “好啊,很期待。”

  祁襄午睡时,白君瑜安排着人把公西直送的东西安排好。一些小玩意,祁襄可能会想玩的,白君瑜也没吝啬,都放进了匣子里,准备书房放一些,卧室放一些。昙花则摆在了院子里,让花匠盯着。被子让潘管家给收起来了,等过些日子与棉花被叠在一起,缝制成一床,这样既暖和,又有祁襄喜欢的重量。

  公西直溜达过来,就看到白君瑜在院里做安排,晃了晃手里的酒瓶,道:“白将军,要不要一起喝一杯?”

  白君瑜略想了一下,说:“去花园的亭子里吧。”

  “正合我意。”

  白君瑜让厨房备了下酒菜,既然是喝酒,就应该有个喝酒的样子。

  亭子不大,中间一张石桌,祁襄和白君瑜天热时,会在这里下棋,避光又凉快。

  公西直给白君瑜倒酒,“我看阿襄气色不错,便知他的日子过得舒心。我也就放心了。”

  白君瑜只是之前有些不爽,却没有幼稚到非要跟公西直对着干,“对阿景,我肯定是上心的。”

  “阿襄前些年过得不容易,作为朋友,我难免心疼他。但码归一码,既然现在阿襄找到了自己的幸福,我作为朋友,必然是要祝福他的。我也没有想与你一较高下的意思,这本也不是一较高下的事,我对阿襄也没有非分之想。所以希望白将军不要对我有所敌意,否则为难的还是阿襄。”既然祁襄和白君瑜已经很稳定了,他无论处于什么立场,都希望两个人继续好下去,而不是用试探的方式给祁襄添堵。

  既然公西直先把话说开了,白君瑜自然也不会矫情。何况以祁襄对他的感情,就算别人有非分之想也没什么用,“之前我与王子不熟,以后多加了解,想必是能合得来的。”

  “我也这样想。所以接下来几天阿襄必然陪我多一些,你不要介意才是。”公西直觉得自己心里想得很明白,但嘴上有时候真的很欠,觉得这样逗一逗白君瑜很有意思。

本文每页显示300行 共146页 当前第145页

首页 上一页 ← 145/146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或→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曾经风华今眇然TXT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