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字体:[ 加大 ]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曾经风华今眇然 第52节

小说作者:祎庭沫瞳 所属分类:古代架空 下载:曾经风华今眇然 关 键 词:情有独钟

  白如给了些酒银,也不多话。

  牢头收了钱就麻利地走了, 白如推着白君瑜往里走。

  女牢这边人少,相对能干净些, 可气味并没好到哪儿去。

  何玉恩这边一排牢房都没有人,越往里走,何玉恩的声音就越清楚。

  “殿下, 三郎,你不是说好的要娶我吗?为什么还不来?”

  “三郎,恩儿好害怕啊,你为什么不来看恩儿?”

  “三郎,你还记得吗?荷塘月下,并蒂莲边,你说此生只爱我一个,你说要让我做你的皇子妃的……”

  “哈哈哈哈,我是三皇子妃,你们都给我跪下,跪下!哈哈哈哈……”

  何玉恩一遍一遍念叨着,似痴似疯。

  白君瑜心中毫无波澜,就像听母亲提起谁家少爷、姑娘要成亲一样,跟他没什么关系,所以无惊无喜。他也不记得自己是什么时候变得这样不在意何玉恩了,但他知道他的改变不是一蹴而就的。他身边的好友对他的评价是古板、正直,却不是顽固、执拗,他知道什么时候该回头,什么时候该放弃。对于这种改变,他不清楚过程,却知道结果。没什么特别的感觉,就像平常一样。

  何隶倾向了三皇子,三皇子以娶何玉恩为保,何隶才敢拼这么一回。而何玉恩明显也是喜欢三皇子的,什么年纪小,家里不着急婚配,不过是应付旁人的借口。如果掺石烧粮这事真如三皇子所愿成了,他和荣沧都死在了边关,可那时三皇子就真的会娶何玉恩吗?估计未必,一个户部尚书,本身没有根基,当个差遣的棋子还行。想要互为依靠,三皇子根本看不上。

  人果然不能太贪心,迷失了自己的位置,丢了命都不知道是为什么,实在不值。

  何玉恩披头散发,灰扑扑的囚衣也托不住她的美貌了,人似乎也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根本没注意到白君瑜。

  白如心中不平,他家少爷就算未及侯爵,也是人中龙凤,何隶和何玉恩不可能不明白他家少爷的心思,却做出这种事,这无异于是在打少爷的脸!

  他也就是不好打女人,若现在里面的何隶,他真不怕赏他几拳,以解心中之火。

  “回去吧。”白君瑜没有再靠近的意思,如今说什么都没有意义了,他也不想再与何玉恩有任何纠缠。

  “少爷……”白如还是觉得不爽。

  “故人已不再是故人,不看也罢,走吧。”他现在就想着回去看看书,把药喝了早点睡,该过什么样的生活还是什么样,就很好。当然了,今天祁襄没来,如果明天祁襄能来看看他,那就更好了。

  次日,贤珵吃完早饭就就去了四合院。

  “叫我过来是有什么事啊?”贤珵摇着扇子问。刚刚立秋,天还热着,他一天到晚这折扇也离不了手。

  “是这样。”祁襄给他倒了一小碗镇过的梅子汤,说:“奉北将军想在民间找圣手,

  一时半会儿也不可能有眉目。我这儿倒是有个认识的,还得请你帮着介绍去给君瑜看看。贤府介绍的话,将军应该不会推辞。”

  “是什么人?”贤珵并不知道祁襄认识什么大夫。

  “我也不骗你,是我拜的师父。”这事祁襄还是觉得越少人知道越好,但要让贤珵帮这个忙,就得把话说明白。

  “啊?你什么时候有的师父?”贤珵更惊了,之前完全没听祁襄提过半个字,而且也没发现祁襄学了什么他不知道的本事。

  祁襄早就想好了说辞,“是当初我在西陲拜的。我身体一天糟过一天,偶然认识了师父,他是个游医,医术了得。我这些年的身体也是师父帮我照看的。我本想着跟师父学些医术,这样在那方寸之地请不上大夫的,说不定还能用得上。但拜了师后我能学的时间特别少,所以连点皮毛也没学会,师父倒是没嫌弃,一边看顾我一边帮我调养着。”

  “还有这回事?那真应该好好谢谢你师父才是。你也不早说,我应该在府上摆一桌,请你师父吃个饭,跟祖父认识一下。”祁襄的师父他虽不知为人究竟如何,但既然照顾了祁襄这么长时候,他自然得表示一番,他的祖父肯定也会想见见。

  祁襄微笑道:“我回来后师父就继续去游历了,他喜欢四处走走,给人看诊偶尔还能接触一些特殊的病例,对他的医术也是一种磨砺。之前你跟我说君瑜的腿不能动了,我就飞鸽传书请了师父过来,估计不日就会抵达。我师父是江湖人,不喜欢朝堂那一套,愿意来看诊也是冲着我,所以我不希望太多人打扰他。只得请你帮忙,说是你贤府认识的大夫,推荐给君瑜医治的,别的就不必提了。”

  贤珵点头,“这倒没什么为难的,不过君瑜也不是外人,告诉他应该没什么吧?”

  祁襄说:“君瑜是武将,现在腿不能动本就自尊受挫,让陌生人帮他诊治,他心里上负担会小一些。另外,我师父为人低调,也不喜欢接触朝堂中人,止于医患关系就很好,两方都轻松。”

  贤珵想了想,觉得也没毛病,“既如此,那就按你说的办。等你师父到了,你让人跟我说一声,我即刻带他去将军府。”

  “好,那就辛苦你了。”

  “别这么客气。你今天去看君瑜吗?昨天他还问起你了。”昨天将军府的人的确多,白君瑜能注意到祁襄没来,贤珵还是挺欣慰的。

  “去,让潘管家去买了些糕饼,空手去不好看。”

  “也好。那我先去店里看看,今天新料子应该会到。”

  “入了秋做衣服的人也多了,你也去后院盯一盯,让他们仔细些,别出了瑕疵。”

  “放心吧,我有数。”

  下午,祁襄带着吃的去了白君瑜那边。

  白如引着祁襄进了白君瑜的院子,道:“公子进去吧,我去给公子沏茶。”

  祁襄点头,走到房门前轻敲了两下,才推门进去。

  白君瑜坐在榻上,榻尾放着轮椅,榻边摆着几本书,看起来并没动过。

  从白君瑜出征到现在,已经过了快两个月了,白君瑜消瘦了些,但身体底子好,倒不显示病弱。祁襄心情复杂,他想看到白君瑜健健康康地站起来,像之前一样与他寒暄,但现在最简单的事却是最大的奢望。他只能装作平静无波的样子,不去戳白君瑜的伤处,也不去戳自己的痛点。

  “来了?”白君瑜看向他,语气淡淡的,眼神却很专注,“坐吧。”

  祁襄坐到榻边的小凳上,“感觉怎么样?”

  “站不起来,每天感觉都一样。”

  “会好的。”祁襄知道这话很无力,但他又不能说“我给你

  找了神医”。

  白君瑜笑了,“本该是你安慰我,怎么觉得是我要安慰你呢?”

  见白君瑜情绪还好,祁襄放心了一半,“我原本想了很多安慰的话,但看到你又觉得都不合适。我不能为你做什么,只是口头上的安慰,别人也能做。”

  白君瑜笑意更浓了,“若换作以前,你大概会站在榻边,跟我讲点励志的故事吧。”

本文每页显示300行 共146页 当前第52页

首页 上一页 ← 52/146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或→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曾经风华今眇然TXT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