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字体:[ 加大 ]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曾经风华今眇然 第55节

小说作者:祎庭沫瞳 所属分类:古代架空 下载:曾经风华今眇然 关 键 词:情有独钟

  “让厨房备了你喜欢吃的,晚上多吃些。”白君瑜说。

  祁襄点头。

  白如进来换了茶,躬身道:“少爷,刚才刑部传来消息,何姑娘在牢中暴毙。”

  白君瑜点点头,喝了口茶才问:“还有事?”

  白如以为白君瑜会有什么吩咐,看来是他想多了,“没有,小的告退。”

  祁襄吹着茶,“不去烧份纸?”

  白君瑜笑道:“这事不该我做。至于该做的人要不要做,与我无关。”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支持!

  最近更新总晚,不够勤奋,给大家发红包做补偿。本章留言都送,24小时内哈~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解蠡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歧歧 4个;鲁生生 2个;梧桐、巧克力、呼啦啦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解蠡 66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34章

  陪白君瑜吃完晚饭, 祁襄才回四合院。

  郤十舟已经在院中沏好茶等他了。

  “师父,何玉恩死了。”跟师父说话,祁襄向来开门见山。

  郤十舟点头, 荷花茶泡得清香,也不用担心喝多了晚上睡不着,“在白君瑜那儿听说的?”

  “是。她死得突然,总觉得不像正常死亡。”暴毙这种事说难听了,就是所有不正常的死亡都可以用这个来搪塞。

  “听说她已疯癫,在牢中常念三皇子, 说些要当皇子妃的话。”从何家被抄, 他们就没再派人监视何家任何人,何隶和何玉恩在牢中的种种, 都是死后才打探的。

  不需要多想, 祁襄笃定道:“看来是有人要灭口了。”

  “这种疯言压得住一时, 压不住一辈子。疯话不可信, 可若传到皇上耳朵里,三皇子必然惹疑, 就不像现在这么容易摘干净了。一个疯子,在牢里死了, 没人会追究,何隶都判了, 她就算不疯也无非是流放或充军妓,只是提前死了,与谁都无碍。”这就是朝堂, 斗不过、没价值,就注定被淘汰出局。

  祁襄沉默了片刻,“事情到这一步,也是意料之中。人死如灯灭,前尘往事也到这散了。”

  郤十舟知道祁襄是想起他未流放前在牢中的岁月了,不希望祁襄回忆这个,便帮他转了注意力,“白君瑜知道后说什么了?”

  “什么也没说。他去看过何玉恩,也知道何玉恩和三皇子的事了。我原本以为他顾念旧情,人死了能烧份纸钱。结果他放下得很干脆,感情应该也是早就淡了。”具体是什么时候淡的他也不清楚,但他们吵过那两回,第一回 是因为何玉恩,第二回其实是因为他,白君瑜是为他考虑才希望他去和解,只不过他根本不会承这份情。也许从那个时候起,白君瑜对何玉恩已经大不如前了。

  “不错。他要是个心慈的,我倒不放心你跟他在一起了。”在郤十舟看来,有些事不能原谅就是不能原谅,没有人死则放的道理。

  祁襄失笑,“师父,我们没有在一起,也不会在一起。”

  他想,却不能,也不敢。到了这个年岁,越是喜欢,放得反而越深了。不忍去伤害,也不愿将它置于危险,人就会显得瞻前顾后,还挺怂的。但他宁愿怂着,也不想冒险。

  “以后的事谁知道呢。”郤十舟还是乐观的。

  祁襄不想继续这个话题,问道:“对了,何隶是死了,曹光明还活着,他就没说出些有用的吗?”

  说到这个人,郤十舟也是不知道怎么评价,“何隶把所有事都抗下了,曹光明先是承认自己在大军出征前帮着换了粮,但不承认添粮时的换粮自己有参与,反而说是被何隶陷害了。可口说无凭,他又没有证据。加上他的确参与了换粮,就给判了流放。”

  判的很合理,不过……

  “师父,打赌吗?”祁襄浅笑,“我赌曹光明活不到边关。”

  郤十舟抿着茶,“你都赢了,还赌什么?”

  次日,祁襄让潘管家通知贤珵师父到了。

  贤珵乐颠地来了四合院,规矩地同郤十舟问好,也谢了他对祁襄的照顾。

  郤十舟对贤珵的印象还可以,大赦之后,贤珵第一时间接了祁襄回来,可见心里至少是有祁襄这个人的。不过为了维持祁襄口中他不喜欢与朝堂人接触的形象,郤十舟表现得十分冷淡。

  贤珵也没耽误时间,把郤十舟请上马车,赶往奉北将军府——这么大的事,肯定得先跟奉北将军过了话,才能请去给白君瑜看诊。

  贤珵带了大夫来,白观游和白夫人十分惊讶,之前贤府也没跟他们提,

  现下大夫就登门了,必然是上心了。

  贤珵介绍说郤十舟是他偶然认识的神医,之前给他祖父看过病。平时四处游历,对于疑难杂症的诊治经验丰富,这回特地去信把人请来,给白君瑜看看腿。

  白观游那边也托了人四处找神医,可一时半会儿不会有消息,贤珵带来了现成的,肯定要让白君瑜看一看。

  “辛苦郤大夫跑一趟,请随我来。”白观游看得出这位郤大夫会些武功,至于身手如何不好判断,细想来一个游历的大夫,遇到的危险肯定不少,会些功夫防身也是正常的。

  来到白君瑜的院子,白夫人同他说明了来意,贤珵也从旁补充,他并不了解郤十舟的医术到底怎么样,但既然是祁襄的师父,那肯定错不了,闭着眼睛吹就是了。

  白君瑜没有拒绝,请了郤十舟来把脉。

  四诊过后,郤十舟又着重看了一下白君瑜从腰到腿的经脉,脸上不见凝重,“放心吧,没什么大事。”

本文每页显示300行 共146页 当前第55页

首页 上一页 ← 55/146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或→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曾经风华今眇然TXT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