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字体:[ 加大 ]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曾经风华今眇然 第67节

小说作者:祎庭沫瞳 所属分类:古代架空 下载:曾经风华今眇然 关 键 词:情有独钟

  “说曹c,ao,曹c,ao到。”白君瑜笑道:“快请。”

  祁襄微笑着走进来,对白君瑜道:“别看,不是来找你的。”

  郤十舟笑了,转头问:“找我的?”

  “嗯,找您吃早饭去。成衣店旁边新开了一家早餐铺子,听艾五他们说小馄饨味道很好,就想带您去尝尝。”

  “我吃过早饭才来的。”郤十舟一副“我根本不饿”的样子。

  祁襄也不在意,“昨天忘了提前跟您说了。没事,您稍微尝尝,要是味道还行,下次我们再专门去吃。”

  郤十舟看祁襄的脸色,无奈道:“你是没吃饭就跑出来了?虽说这一夏天身体养得还行,但也不能这么折腾。”

  “下次注意。”祁襄保证。

  郤十舟也不好再说他,“行,等一会儿,拔了针就去。”

  白君瑜赶紧让白如把温在小炉子上的牛r-u炖燕窝拿给祁襄垫肚子,从这里到铺子还要走一段距离,空着肚子可不行。

  而看祁襄和郤十舟相处的样子,白君瑜恍然想起以前祁襄在学堂上和太傅相处的样子。祁襄那时候年纪也没多大,就算是个小学究,也有孩子样的一面,偶尔贤珵带他去吃到什么好吃的,也会在下课时,私下去跟太傅说。他偶然碰过两次,就是这样随意又轻松的样子,半分也不端着。

  “你既然有去处吃早饭,我就不留你了。”白君瑜让祁襄把注意力转到他身上。祁襄今天穿得依旧简单,脸色比之前白一些,可能是没吃早饭的缘故。

  “不必,店里的人跟我提过好几次,正好今早天气不错,带师父去试试。”接过燕窝,祁襄知道这是府上给白君瑜准备的,既然白君瑜给他喝,他也没客气。这盏燕窝是按白君瑜的口味做的,冰糖加得很少,但有r-u香,着着也不错。

  “你这一说,我也饿了。”

  祁襄笑道:“这么好的燕窝被我吃了,只能等你好了,我带你去吃顿早餐补偿了,我请客。”

  虽不知道是多久之后的事,白君瑜倍觉动力,立刻道:“那可说好了。”

  “肯定不赖你的。”

  拔了针,收拾好药箱,祁襄帮着郤十舟提。郤十舟的药箱比一般郎中的大些,里面除了脉枕、针之类的必备物品之外,还装了不少药瓶,都是应急的药,以备不时之需要。重量倒是还好,祁襄提着也不费劲。

  而祁襄提着大药箱的样子,在白君瑜眼里格外可爱,就像背了个大书箱的小少年,可爱又不协调。

  白君瑜吃完早饭没一会儿,荣沧就到了。

  “突然过来,没打扰你吧?”荣沧坐到床边的凳子上,先不说白君瑜恢复的如何,就气色看,也比之前好了不少。

  白君瑜失笑,“我出门也不方便,能有什么打扰的?”

  “我听贤珵说,祁襄近来常来看你。他今天还没来吗?等一会儿到了,再叫上贤珵,一起吃饭?”祁襄身体不好,游玩这种疲累的事就算了,别的地方白君瑜也不方便去,也作罢。要聚的话只能吃饭了。

  “刚才来了,又走了。”白君瑜说。

  “这么快?”

  “说是有一家早餐铺子要去吃。”

  行吧,这带着白君瑜一起也不方便。而且说不定吃完人就回来了,所以有些话还要提快点,“你跟祁襄最近相处得怎么样?”

  “一切如旧。”关于自己的心思,白君瑜暂时不准备跟旁人说,等定下来再讲不迟,否则万一结果不好,会成为他们的负担。

  荣沧脑子转得飞快,想的全是怎么不动声色地把祁襄好好夸一顿,让白君瑜意识到祁襄难得,“今天一早,父皇就把我叫去了御书房,问三哥回礼部帮忙的事。祁襄猜得分毫不差,可谓是咱们的福星了。”

  白君瑜点头,“有些事上,咱们的确不及他。”

  “那是差太多了。祁襄经历了那么大的变故,咱们被束着手脚,没能帮上忙,但他回来丝毫怨言都没有,可见是理解我们,也真拿我们当兄弟。祁襄什么都好,我就是担心一点。”

  “什么?”白君瑜不解。

  “他年纪也不小了,以后早晚要成亲。万一找的姑娘或者姑娘的娘家跟他们不是一条心的怎么办?”荣沧细细的观察着白君瑜的反应,想找找突破口。

  白君瑜淡笑道:“祁襄向来有分寸,不至于如此。”

  “这可不好说。”

  白君瑜思索少顷,问:“殿下想给祁襄介绍亲事?”这样的话必然不会有这种担忧了,但他不会允许!

  荣沧忙摆手,他要真介绍了,才是断了祁襄与他们的同窗之情了,到时贤珵怕也会翻脸,“不是这个意思,再说,我哪认识什么合适的姑娘?我的意思是,如果祁襄喜欢的是自己人就好了。”

  白君瑜心里一松,他也巴不得呢。当然,他这里指的“自己人”是可以把“人”字去掉的。

  “喜欢与否,除非一见钟情,不然都需要慢慢相处,才可能有感情。”他

  对祁襄不是一见钟情,他们认识了十年,他以前也从未想过自己会想跟祁襄换一种关系。可心,就那么悄然地发生了变化,在某一个瞬间,一切都不一样了。

  荣沧像摸到了话题的脉搏,立刻道:“是这个道理。友情也一样,也许对方不是一眼就合眼缘的,只有相处久了才知道哪个是真朋友。我们之中,贤珵与祁襄关系最好,而你与我相比,其实你和祁襄关系更好些,祁襄是个值得信任和托付的人,你若能和他成为比贤珵跟他更好的朋友,对你也有好处。”

  “你觉得我能超过贤珵?”对于祁襄与他们三个的关系,荣沧分析的没问题。而他对他们三个的关系,就像他之前想过的,他还是更了解祁襄一些。之前他对这种关系很满意,但现在已经不是以前了。

  “当然。他能时常来看你,自然是不一般的。祁襄这人什么都好,就是看得太清楚,碍于身份,他对我最多也就是现在这样,我也不强求。倒是你,若能有更好的关系,就是赚了。”有些话他也不能说得太直接、太暧昧,起了反效果反而不美。

  “我会认真考虑的。”白君瑜没把话说死,也是觉得荣沧希望的关系,不是他希望的关系,自然不受他期待。说到“不一般”,祁襄肯把师父请来为他诊治,那是不是说明自己在祁襄心里也有特别的位置?

  荣沧颇为语重心长地拍了拍白君瑜的胳膊,“你有心就好。”

  这个话题到这儿也说得差不多了,荣沧也不想让白君瑜觉得自己就是为说这番话来的,说是换了轻松的话题,“昨日我进宫请安,听母妃说,皇后娘娘开始为三哥物色亲事了。”

  白君瑜挑眉,“换方向了?”

  之前还为四皇子和他物色呢。

  “估计是折腾一圈都没成,也琢磨明白父皇的意思了,干脆紧着三哥来。三哥也的确到了亲成的年纪,不好再拖。”

  “之前皇后娘娘拖着,是想挑个最好的。现在不拖了,是看上哪家的了?”

本文每页显示300行 共146页 当前第67页

首页 上一页 ← 67/146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或→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曾经风华今眇然TXT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