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字体:[ 加大 ]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曾经风华今眇然 第83节

小说作者:祎庭沫瞳 所属分类:古代架空 下载:曾经风华今眇然 关 键 词:情有独钟

  “哪儿好?”只看白君瑜的表情,祁襄就知道自己是白问了。也是,别说白君瑜一个武将了,就算是寻常百姓家中,这事也是交由女主人c,ao持的。

  白君瑜语塞,祁襄是自己喜欢的人,总要说出点什么哄祁襄高兴才是,几乎是绞尽脑汁,白君瑜说:“比一般衣服更结实些。”

  祁襄憋着笑,衣服结不结实大多跟料子有关,加上白君瑜近来少动,也不曾去军营和比武台,衣服自然不至于破损。

  见祁襄虽面上不显,但眼睛都快眯起来了,白君瑜一下反应过来,伸手去捏祁襄的下巴,“笑话我?”

  祁襄也不憋着了,哈哈大笑,“你这一看就是不当家,不懂这些琐事。”

  “你懂?”白君瑜很想把他抓过来,让他别笑了,好好说话。可又觉得不合适,手慢慢捏成拳,并未有其他动作。

  祁襄笑说:“我过去过的什么日子你也不是不知道,自然知道得比你多。”

  他不是说在西陲的时候,而是以前在祁府上,他的衣服也是不求华贵,只求结实。因为不是经常可以做新的,有一身能撑场面就可以了,其他的都是耐穿为主,也没有人觉得他一个少爷,穿得布料跟平民一样有什么不对的。

  “那正好,以后这些事我问你就好,还省得找别人了。”白君瑜想说的是“那正好,以后我府里的事情就交给你了。”,可也同样是知道不合适,只能改口,憋得也挺难受。

  祁襄坐直了些,笑意也收敛了,“那我问你个事。”

  “你说。”

  “奉北将军的兵穿的铠甲每年都是送到兵部统一修补吗?”祁襄觉得这事还是直接跟白君瑜说比较好,他不想话里带话,或者算计着去争这份生意,对于这件事,他更多在意的是将士们的安危,更是白君瑜的安危。

  这事跟祁襄倒没有不能说的,白君瑜便如实道:“每年会有统一的修补时间,我看除了几位主将的是由宫中修补外,其他大部分的还是会送到民间的老字号去,手艺中规中矩,也没什么可挑的。近几年也有些手上有兵的将军自己找衣局修补,也都是有资历的,兵部也乐得少费事,不太限制这个。我父亲这边一边是平日里若有铠甲破损,会每隔三个月集中一批,送去民间衣铺修补,数量不大,每次的店除了都有资历外,并不会固定于哪一家,都是看哪一家当时生意少,能修补快些。”

  祁襄知道这事白君瑜做不了主,但还是想透过他能跟奉北将军提一句,便道:“那你觉得我们彩罗成衣店行不行?”

  “你们想接修铠甲的生意?”这个白君瑜是没想到的,“这事麻烦又繁重,万一出了事,你还要承担责任。”

  祁襄微笑说:“一般外面的衣局修补好了,还是要经兵部检查才能最终还给军营,承担责任的可能非常小。与兵部打交道,麻烦是麻烦些,但这是彩罗最容易接到铠甲生意的办法。如今朝中形式你也看到了,你这次出征是有人在粮上动了手脚,可若下次是在铠甲上呢?别人的军队我管不上,你和奉北将军的是半点差错都不能出的。如果那些铠甲经我们彩罗的手,我能最大限度地保证它不被动手脚,可以最大程度地保护你们。还有你和奉北将军的铠甲,师父经多年研究和种植,种出一种叫铁心藤的植物,这种植物与师父制作的药水一起泡上三个月,可以结实如铁,刀枪也不易斩断。我想用它重新加

  固你们的铠甲,让你们在战场上无后顾之忧。当然,铁心藤不易得,不可能将所有战士的铠甲都穿上这个,但在重要的部位可以用它加固,以求不出致命伤。”

  “当真?”白君瑜难得露出惊讶的表情。若有这种好东西,自然是少一重危险。

  “我可以拿给你看。”这铁心藤他师父原本是研究来给他做个软甲的,后来软甲做成,还剩下不少,他就起了这个主意。

  “不必,我信你。”祁襄能说出这话,他自然敢信,“这事我要回去跟父亲说一下,他的军队最后还得他主做。”

  祁襄点头,“我明白。无论奉北将军答不答应,你记得把你的铠甲拿来,我先帮你做。越早弄完越好,万一需要的时候,也不至于手忙脚乱。”

  “好。”有这种好东西对他来说当然是惊喜,但具体好到什么程度,他还得自己试过才知道。而祁襄能有这个心保护他,他也是很高兴的,至少这也算是祁襄心里有他了。

  涉嫌舞弊之事就算刑部再不吭声,柴府被搜查的事却是百姓们亲眼目睹的,一传十,十传百,自然也就透出了风声,一时间京中议论纷纷。没两天,京中的流言又多了一事,说大皇子可能参与舞弊。单凭柴户长不可能有这么大能力,科举舞弊必是有大儒写好了文章为那些学子作参谋,且要有足够厉害的人在后面支撑。

  有位民间大儒曾任大皇子老师,悉心授课五载,后告老还乡,颇有圣名。而这位老师也曾经指点过柴户长一段时间,柴户长也称之为老师。既然师承同门,那大皇子必然是最有嫌疑的。

  这事传得快,每个人都说得有鼻子有眼的,倒是牢中的柴户长依旧只字不提,跟着他的家仆也都审问了一圈,可以确定科举前柴户长的确向朝中告了病假,却私下去了淮丰等地,与学子们悄悄会面。还有下人说在打扫书房时,看过柴户长写了一篇文章,题目与当届科考题相差不多,且是在科考前写的。

  这就几乎坐实了柴户长舞弊的罪名,柴户长嫌疑越大,传言散开,大皇子的嫌疑也就越大。几日下来更是实情与谣言混杂一起,不知道哪句是真哪句是假了。

  这就是祁襄想要的结果,四皇子做得不错,没让人抓到传言的来源。而大皇子也顺理成章地被拉下了水,无论皇上信还是不信,大皇子都要自辩,要自辩就要拿出与自己无关的证据,至于能查到什么程度,想查到什么程度才愿意罢休,就看大皇子自己了。

  白君瑜听完这些传言,直言问祁襄,“这些都是你算计好的?”

  “算计”这词不好听,却很多人都在这么做。祁襄也不否认,他是什么样的人,白君瑜心里有点数也好,“大皇子早早离宫休养,另请老师教授课业,且是大儒,这事天下人都知道。那位大儒乐于指点学生,记名的未记名的人数众多,只要一查就知道柴户长曾受他指点过,还真不用刻意去找。”

  白君瑜笑道:“你能想得周全,就能自保,这样很好。如果有必要,你把我算计进去也无妨,我相信你不会害我。”

  祁襄没想到白君瑜居然会这样说,表情有些尴尬,“你这像色令智昏的人才会说得话。”

  白君瑜从容地说:“也不无可能。”

  祁襄睫毛微扇,“我不以色侍人。”

  白君瑜走近一步,低声道:“我知道,我只是希望你以后能多为自己考虑,哪怕算计也无妨,只要你好好的。”

  祁襄混乱的心像是被滴入一滴清泉,那样沁凉,豁然轻快。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支持!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紫、山椒r_ou_末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紫 10瓶;卷毛熊 9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52章

  祁襄的伤势现已无碍, 郤十舟若隔日去奉北将军府施针也没有妨碍,但白君瑜并没有离开的意思,每日给祁襄端汤倒水, 晚上都是守着祁襄先睡,自己才睡下。白日里无事,两个人不是看书练字,就是下棋画画,日子也不无聊。

  白君瑜不走,祁襄也不愿意赶人。这些日子他就像心里揣了个宝贝, 欣喜、高兴, 觉得天都比以前蓝了,却又不能说, 只能兀自享受这份贴近, 也开始越发贪婪, 总觉不够, 又不敢更近一步。

  爱上一个人大概就是这样,有太多理由不能宣之于口, 藏于心中又时而高兴,时而忧伤, 情绪明明是自己的,却更容易被对方的一举一动带动。偶尔懊恼, 又放不开手。明明不断告诫自己没有结果,仍行不由心地要去抓住那一丝爱的喜悦。是折磨,是心慌意乱, 却都带着糖衣,让他明知会苦,但还是忍不住先含下最初那口甜。

  这样的相处对祁襄来说是如此,对白君瑜来说也是如此。不同的是,他本就表情少,也习惯了内敛,所以想从他脸上看出些什么,那是难上加难。再有一点,祁襄想的是自己迟早要离开,而白君瑜想的却是迟早要把祁襄留在自己身边,一生一世,所以他感觉不到苦,只有甜和更甜。

  白夫人几乎是天天让人送炖汤来,开始还是些比较清淡的,后来祁襄伤口愈合得不错,她就开始让人送些补汤来,像什么花胶灵芝炖j-i汤,虫草排骨汤,参苓白术老鸭汤等等,倒没喂胖祁襄,但祁襄的气色的确比之前好了不少。

本文每页显示300行 共146页 当前第83页

首页 上一页 ← 83/146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或→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曾经风华今眇然TXT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