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字体:[ 加大 ]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曾经风华今眇然 第88节

小说作者:祎庭沫瞳 所属分类:古代架空 下载:曾经风华今眇然 关 键 词:情有独钟

  祁襄睁开眼,茫然地看着漆黑一片的床顶,睡着时靠近白君瑜他自己是没觉察的,但别人主动靠近他,他一瞬间就能醒来,尤其是在他刚睡没多久的时候。

  白君瑜亲他,这中间有太多意思,他根本无法确定白君瑜是哪种,或许是喜欢?又或许是身边长久没有女人憋闷坏了,这几日同床而眠让白君瑜产生了不该有的错

  觉?

  混乱中,祁襄一夜未眠。

  第二天白君瑜醒来,就看到睁着眼睛发呆的祁襄。

  “什么时候醒的?”祁襄往往比他醒的晚一些,他还挺喜欢在祁襄睡醒前偷看几眼祁襄的睡颜的。

  祁襄没睡好,头疼心烦的,又不能对白君瑜发脾气,只得压的性子说:“天没亮就热醒了,睡不着。”

  “怎么不叫醒我?陪你说说话可能就好睡了。”看祁襄脸色不好,他也不免担心。

  祁襄懒得说话,翻了个身面向里面,把后背留给白君瑜。

  白君瑜起身帮他掖好被子,“再睡一会儿吧,早饭让白如给你煨锅里,不让人打扰你。”

  祁襄没说话,纠结了一晚上,现在他是真的累了,也终于有了睡意。

  白君瑜不再吵他,穿好衣服就轻声出门洗漱了。

  祁襄也没睡多久,不到中午就醒了,这一天也不时发呆。白君瑜只以为他是没睡好,也没有多问。

  将铠甲放到一边,祁襄说:“我的伤已经没事了,你的腿多加练习就行,你也在这儿住了不短的时日,是不是该回去了?”

  白君瑜没察觉到祁襄是在赶他,翻着书籍说:“我已经跟母亲说了,住到你搬到新宅去。”

  祁襄眉心一皱——他倒把这事忘了。

  白君瑜接着说:“今早吃饭时,我跟郤先生提了这事。郤先生也觉得你搬去环境更好的地方,有利于休养。所以这几日便会将你的东西慢慢收拾了,一起搬去新宅子。”

  这都没跟他商量过就定了?祁襄不知道要从哪儿开始反驳,而且师父都同意了,的确不好反对。还是什么都别说了,受伤的人连参与商讨的机会都没有,还说什么呢?

  晚上,祁襄磨磨蹭蹭地上床,心中五味杂陈。白君瑜依旧是他等他睡了才肯睡,祁襄无法,只能装睡。屋子很暖,白君瑜那边很热,这一切都像是引诱着他去贪恋昨晚偶然发现的那一点温存。

  白君瑜熄了烛火躺下,祁襄装了快一刻的时间,然后一边在心里骂自己贪心,一边挪到了白君瑜那边——怎么都好,权当是给自己留些回忆罢……

  白君瑜没发现不对,轻轻搂过祁襄,也只是搂着而已。

  祁襄心里松了口气,也隐隐地有些失望,更多的还是确定了昨天白君瑜只是一时冲动,不能当真的。就在他不断安抚自己细杂的情绪时,吻落在了他额角,依旧那样暖,那样真……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支持!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呼啦啦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猫又有猫 10瓶;卷毛熊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55章

  祁襄整个人就像泡进了热水里, 又暖又疼,这种心里的疼过于真实,让他清醒地意识到连呼吸都必须平稳, 否则白君瑜就会看出破绽,这事就盖不过去了。

  于是祁襄只能佯装被打扰到了要翻身,白君瑜也一动都不敢动,担心自己刚才情不自禁的亲吻会吵醒祁襄——他不擅长哄人,连漂亮话都没说过几回,若骤然让祁襄发觉他做了什么, 他甚至都不知道要从哪儿开始说起。

  白君瑜的僵硬让祁襄明白自己装睡是做对了, 他不知道白君瑜怎么想的,至少会偷偷做这事, 就是没做好面对的准备。别说白君瑜了, 就连他都不知道要如何面对, 只能继续装着, 心痛又难受。

  这大概就是难有结果的爱所必须面对的东西,没有为什么, 只有他单方面的执拗的爱恋。

  白君瑜稍稍松了口气,心中也暗骂自己敢作又不敢直说。同时也意识到自己的心意要怎么跟祁襄说得赶紧开始想, 别到时候自己表情严肃,说话吞吐, 再真的心意恐怕也会被误会成逃避、推脱,对不起自己,更对不起祁襄。

  两个人一晚都没睡好, 第二天也是各怀心事,谁也没发现对方有什么不对劲儿。

  倒是郤十舟端药膳进来时,发现祁襄在发呆,便问了一句,“怎么了?有事心?”

  祁襄回神,笑了笑说:“没什么,就是有点累了。君瑜呢?”

  “才一盏茶的工夫没看到,就想人了?”郤十舟逗他。

  祁襄笑意也变得艰涩起来,“若别人拿他打趣我也罢了,师父怎么也这样?”

  郤十舟放下药膳,“我只是就是论事。潘管家在帮你收东西,白君瑜在那指挥白如帮着归置。”

  “说到这个,师父怎么也没跟我商量一下,就急着让我搬去新宅了?”这事之前他们不是没商议过,但都是觉得先拖着再说。

  “天暖的时候这里的确凉快,不易染暑气,适合你住。但天冷了这四合院未免s-hi冷,不适合你养身体。如今有更好的选择,肯定是以你的身体为先。跟你商量,你顾忌太多更不好搬,不如我帮你定了。”

  这段时日,白君瑜一直留在这边照顾祁襄,就算自己不方便,也是把祁襄照顾得很妥帖,这也让郤十舟不禁对白君瑜多了几分好感。而且白君瑜是有心给祁襄更好的环境居住,这人一旦用了心,有些以前觉得不可能的事,也许就不是完全没机会了。

  祁襄对白君瑜的心思郤十舟比谁都清楚,一直以来也是有所顾虑,怕祁襄受伤。但想是一回事,跟在眼前看到的是另外一回事。如果祁襄最终能得尝所愿,他这个做师父的至少对白君瑜这人,还是比较放心的。

  师父拿他的身体说事,祁襄实在没立场反驳,也就不欲在这事上多说了,“师父,让人准备的纸条可写好了?”

  “好了,我昨天晚上出去溜弯时顺便拿了。”他们这边还是有几个能人的,这等小事不难办。

  “好,大概这两天就能送出去了。”

  郤十舟点头,祁襄的法子已经让皇后不得不做选择,至于彭良是死是活都不重要,只不过趁人现在还活着,最好让他提供些有用的线索或者扯出些人来,这对以后的谋划布局都有好处。

本文每页显示300行 共146页 当前第88页

首页 上一页 ← 88/146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或→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曾经风华今眇然TXT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