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字体:[ 加大 ]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曾经风华今眇然 第98节

小说作者:祎庭沫瞳 所属分类:古代架空 下载:曾经风华今眇然 关 键 词:情有独钟

  “那我就还不算失礼。”祁襄喝着热茶,身上一路过来的那点寒意也消散了。

  白君瑜说:“吃了今天这顿饭,咱们的关系就算正式过了明路了。”

  祁襄笑着点头。

  白君瑜起身去了床边,拿了个盒子回来,“打开看看。”

  祁襄接过来,还是有些重量的,打开来,里面躺着一对玉冠。

  在大川,但凡有些身份的男子多戴小冠,冠的种类也颇多,从最便宜的银冠,再到各类玉品不同的玉冠,应有尽有。像家世好的,更愿意自己弄块好玉料,让专门的手艺师傅来做,就像祁襄手里的这一对。

  白君瑜取下祁襄头上的银冠,拿起玉冠边帮他戴边道:“一直没想到送你什么好,但都说君子如玉,玉最合适。

  而且大川嫁娶,女方的头面不提,男方是一定会做一顶新玉冠的,我们没办法办喜事,这玉冠就算代表了。我特地让人找的白玉料,挺大一块,正好可以做两个,凑成一对,寓意也好。”

  祁襄拿起另一顶小冠,打眼一看就知是上好的玉料,十分华贵。大川男子也不大喜欢在玉冠上做雕刻,尤其是这种好料子,但小冠内侧却有一行字——愿得一人心。

  祁襄轻念:“愿得一人心,白头不相离。”

  “嗯,我让师傅在冠内分别刻了这两句。”白君瑜帮他戴好后,走到他面前打量是否戴正了,“当时想了很久要刻些什么,让它们更能看出是一对。后来觉得最简单的诗句,只要能表达我的心意,就是最好的。”

  祁襄笑着摩挲着那一行小字,“是,与相爱之人白头偕老,本就不需要太复杂的承诺。说到,做到,最要紧。”

  白君瑜眼底的温柔藏也藏不住,“很好看,适合你。”

  祁襄起身,按住白君瑜的肩膀让他坐,自己也替他换上。白君瑜发丝硬,都说这样的人性格强,大多强势。但无论对外如何,祁襄知道对着他,白君瑜的温柔不是别人可见的,想到这个,他就觉得很高兴。

  白君瑜多用墨玉做冠,或者用颜色较深的青玉,现在换上白玉,少了几分气场,多了许多温柔,也是好看的。

  “谢谢,我很喜欢。”祁襄看着他的眼睛,笑得很温润。

  白君瑜一把将他捞进怀里,祁襄坐到他腿上,脸也微微红起来,他总觉得他一个男人,这样不太合适,但又因为贪恋这个怀抱,不曾推开。

  “闻景,你可有小名?以前你娘怎么叫你?”白君瑜问。

  “怎么突然问这个?”一般丈夫问妻子小名正常,也是表示夫妻之间恩爱。

  “想知道。”白君瑜也不找什么好听的理由。

  祁襄笑说:“没有特别的小名,我娘在我小时候就喊我阿襄。后来有了字,娘就叫我字了。”

  白君瑜眉峰一扬,“阿襄?我还以为这是那公西直专用来喊你的,还不悦了很久。”

  祁襄笑出声,“原来白将军也会吃醋。”

  “我平生的醋都吃你身上了。”白君瑜扣住祁襄的手指,“那我以后叫你‘阿景’可好?我们的字都是太傅取的,算是之前那么多年我们最亲近的联系。比起‘祁襄’这个名字,我觉得‘祁闻景’更有意义。用字简化出小名有些奇怪,但别人不能用的,我们可以。可好?”

  这种事,祁襄当然愿意遂他的愿,而且他也更喜欢自己的字,与白君瑜的字都是太傅给的,也是他一直默默欣喜的事。

  白君瑜很满足,问祁襄,“公西直什么时候再来京中?”

  祁襄眨着眼睛说:“我怎么知道?”

  之前是谁连信都拦的,还好意思问他?

  白君瑜非常大方地说:“那你邀他来京里玩吧,上次没好好招待,这次可不能怠慢了。”

  他还要在公西直面前喊祁襄“阿景”,看公西直那声“阿襄”还有什么可得意的。

  作者有话要说:感谢支持!

  更新太晚了,让大家久等了,不好意思。

  感谢为我投出霸王票或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哦~

  感谢投出[手榴弹]的小天使:山有木兮い 1个;

  感谢投出[地雷]的小天使:公子久歌 1个;

  感谢灌溉[营养液]的小天使:

  小黑花小瓶邪 2瓶;公子久歌 1瓶;

  非常感谢大家对我的支持,我会继续努力的!

第62章

  家中过了明路, 两个人就更没有什么可避讳的了。当然,这是指私下相处的时候,在外还是恪守同窗之礼, 不让人看出什么。

  那两顶玉冠戴了一回后,祁襄就收起来了,生怕有损,毕竟意义非凡。白君瑜也将自己的玉冠与他的放在一起,收在了祁襄床头的屉柜里,每年年节和七夕时拿出来戴就好。

  新宅子采光好, 祁襄每天重串铠甲也格外顺手。他做的细, 速度就慢些。而彩罗成衣店的那批已经如期完成了。

  作为老板,祁襄趁着天气不错, 亲自去了彩罗检验成果。

  店里都是有经验的手艺人, 这些修补还真难不倒他们。祁襄挑着验了, 做得很不错, 相信过兵部那边的审核应该没问题。

  “很好,大家辛苦了。”祁襄拿出几个小荷包, “这是给大家的小赏。等定下长期合作了,再给大家包个大的。”

  大家收了红包, 都笑呵呵地道谢。他们这些靠手艺吃饭的,只要心没坏, 能得主子家的认可,拿赏钱是一回事,要保证自己手艺的口碑不坏, 才是他们长久的生存之道。所以这事上,谁也不敢马虎,更多的为的是自己的名声。

  大家离开后,祁襄问艾五,“最近有什么消息?”

  艾五立于市井之间,就是为了方便打探,哪怕是些小事,也可能藏着重要的信息。

本文每页显示300行 共146页 当前第98页

首页 上一页 ← 98/146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或→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曾经风华今眇然TXT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