浏览字体:[ 加大 ] 双击鼠标滚屏: (1最慢,10最快)

[三国]焚香祭酒 第17节

小说作者:积羽成扇 所属分类:bl同人 下载:[三国]焚香祭酒 关 键 词:强强

  想来这剑术也是被动技,同巴甫洛夫的条件反s,he论,是根据外界刺激自然而然做出的反应。

  再想那个刺客。原主虽小有才名,但追根究底不过是一个不曾出仕、尚未成年(及冠)的学子,整天闷在家里读书,就算偶有得罪人,也不至于惹来杀生之祸吧?

  ……

  等等。

  崔颂从塌上坐起,蓦地想到了一人。

第8章 改变

  崔颂想到的人是蹇硕。

  毕竟要说得罪谁,挨最近的就是他。暖呼呼热腾腾,想忽略都不行。

  至于其他人,他没有本尊的记忆,就是有旧仇也无从得知。

  只是,这刺客真的是蹇硕派来的吗?

  崔颂不知道,也不能肯定。

  毕竟要说得罪,他其实并未和蹇硕结下死仇,仅因为昨日的事而痛下杀手,未免也太荒谬了些。可这里是古代,他不敢拿现代人的观念去衡量这些权贵的想法。更何况人性本就复杂,就是在法治教育的现代,不一样有丧心病狂、自私狠毒的人?

  崔颂躺在硬邦邦的塌上,仰头虚视青纱布幔,脑中近乎沸腾的声音渐渐停歇。

  怕吗?

  当然怕。

  真刀真枪的比拼,险些被一剑对穿的险境,说没有感觉是不可能的。

  从知晓自己穿越到乱世的那天他就有了觉悟,现下看来,这觉悟大概还不太够。

  这个时代的人命,比他想的还要不值钱。

  崔颂伸手挡在前方,盯着白皙完美,一看便是养尊处优惯了的手,一点一点地将五指收紧。

  他蓦地从塌上翻身而起。

  “霁明。”来不及穿衣,他扯过衣架上的檀色绸袍,随手披在肩上。

  打开门,守在外头的剑客朝他低头行礼。

  “随我出去看看。”

  “是。”

  崔颂扯着外袍的襟口,不让袍子滑落。他的手上带着一层薄薄的冷汗,被风一吹,透着一股直入心底的寒。

  因为刺客的事,他多少有些心乱,以至于忘了府里并不是只有他一个人。

  且不说家仆与侍女,这个宅子里,可还有另一个姓崔的主人。

  徐濯一言不发。

  他的职责是保护崔颂,以他的安全为第一守则。若非崔颂的命令,他绝不会做多余的事。

  是以,不管是崔颂刚刚疏忽了其他人也好,现在急匆匆地出门也好,他都没有半分质疑——更确切的说,连“稍觉奇怪”的心思都不曾有。

  崔颂刚走出自己的小院,就碰上了巡夜守更的家仆。

  “公子,徐先生?”

  对着惊讶的家仆,崔颂讲述了刚才的事。眼见这仆从露出惊慌恐惧之色,崔颂沉声吩咐道:“不用惊慌,去看看其他人是否安好。”

  崔颂大步向前,在转口略一顿步,

  “若无事,也不必大动干戈,各自警醒着些。”

  除去佣作,宿在府里的家仆不过寥寥数人,能自保已是万幸,并不做旁的指望。

  拐过九曲廊,第一个院落便是崔季珪的住所。

  制止了守夜侍从想要唤醒崔琰的打算,在确认后者平安无事后,崔颂叫来崔琰的护卫,让他在此守着,自己则与徐濯继续巡视。

  崔颂与徐濯几乎将宅子走了一圈,一切正常,亦无人受伤。

  最后来到前门所在,与睡眼惺忪的两个门房问了几句话,便回了自己的卧室。

  跨进院落,挥退迎上来伺候的侍女,崔颂一个人走进房间。

  检查了一遍屋内的摆设,有轻微的被翻找过的痕迹,但没有丢失任何东西。

  视线在房间各处扫荡,在经过一个角落的时候,不受控制地一顿。

  那里摆着一只雕饰j-i,ng美的琴匣。

  崔颂注视着匣木,若有所思地站了一会儿,打开箱笥,将琴抱出,搁在旁边的琴案上。

  他定定盯着古朴雅致的七弦琴,左手大拇指轻压剑鞘。

  手起,刀落。

  囚牛纹饰滚落在地,千金难换的瑶琴从颈部断作两截,发出一声悲鸣。

本文每页显示300行 共278页 当前第17页

首页 上一页 ← 17/278 → 下一页 尾页 转到:
小提示:如您觉着本文好看,可以通过键盘上的方向键←或→快捷打开上一页、下一页继续在线阅读
也可以下载[三国]焚香祭酒TXT到您的看书设备,以获得更快更好的阅读体验!